<tt id="v593s"></tt>
    1. <video id="v593s"></video>
    2. <small id="v593s"></small>

         
        當前位置: 首頁學術動態中外交流有朋自遠方來
        有朋自遠方來
        夏商周考古與碳十四測年—大貫靜夫教授講演紀要
        發布時間:2014-01-15    文章出處:中國考古網    作者:高振龍    點擊率:
         
          2014年1月7日,東京大學考古學研究室主任、原(日)中國考古學會會長大貫靜夫教授在我所學術報告廳舉行了一場主題為“夏商周與C14測年”的學術講演。本次講演由陳星燦副所長主持,“夏商周斷代工程”首席專家、專家組副組長、碳十四測年研究課題組負責人仇士華研究員、考古研究所碳十四測年實驗室負責人張雪蓮研究員、豐鎬隊隊長徐良高研究員、考古研究所其他研究人員以及各高校老師、學生也參加了這次講演。
         
          講演持續了3個小時,仇士華研究員、張雪蓮研究員、徐良高研究員等參與了“夏商周斷代工程”的學者就講演中涉及的問題,與大貫靜夫教授展開了熱烈而友好的討論。大家一致認為,年代學與考古學并不是孤立而存在,雙方是相互依賴和支持的;考古學家應當與年代學家通力合作,共同解決考古學問題。
         
          現就講演內容簡述如下:
         
          1)他先介紹了日本學者對待碳十四測年的態度、碳十四在日本考古學研究中的應用情況。日本繩紋文化開始的年代,碳十四測年結果得不到傳統考古學者的認同,認為繩紋文化來源于朝鮮-西伯利亞新石器文化,繩紋文化開始年代不可能早于2500BC。大貫靜夫教授通過自己的研究認為,環日本海的新石器文化不是從西伯利亞傳播過來的,而是獨立起源的,碳十四測年的結果則與他的研究結果基本吻合。由于他研究的東北亞考古與中國考古聯系密切,因此繼而將研究視角轉向中國考古學。他認為,考古學者應當重視碳十四年代,但是由于碳十四校正方法愈來愈復雜,尤其是通過考古地層學和分期來校正的測年結果感到十分困惑。以二里頭遺址為代表,二里頭一期擬合后,只有30年,四期僅有25年。
         
          2)針對上述問題,他指出,如何將測年學和考古學更好的融合繼而進行跨學科的考古學研究,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大貫靜夫教授舉出自己曾經在俄羅斯參與的一個案例,該次發掘中,碳十四年代專家親自取樣測年。該專家通過比較陶片上的碳化物和同一層木炭的年代,試圖發現兩者的差別及其原因。又舉出另一個案例,即日本國立歷史民俗博物館對彌生文化開始的年代學研究,測年專家與考古學者一起對陶器的碳化物進行研究,先由考古學獲取研究測年遺物的考古學背景和提取測年系列樣品,之后轉交給測年專家測年,在測年過程中,考古學者與測年學家共同擬合校正年代。從碳十四的測年結果來看,日本學者對彌生時代的絕對年代認識錯誤,而與韓國對比的相對年代卻是準確的。這提醒我們,在注重考古研究的相對年代結果的同時,同樣要重視碳十四測年結果。對碳十四數據進行擬合時特別要注意系列樣品,因為系列樣品具有考古信息。單一的樣品利用樹木年輪曲線校正后,其年代誤差反而會增大。



        學者們熱烈討論
         
          3)大貫靜夫教授接下來討論了中國“夏商周斷代工程”相關年代學問題。
         
          豐鎬灰坑H18年代上限。他認為灰坑內分層的系列樣品,雖然坑內②層與③層在年代上存在倒置,但在誤差范圍內,因此該灰坑分層年代學較為準確。該灰坑根據考古學年代,當處在13年范圍內,而碳十四測定的紀年遠遠大于13年,兩者之間存在誤差。
         
          二里頭文化一期年代上限。先通過單樣品測定,二里頭一期為BC1880,后通過系列樣品,測定為1700BC。重新審視新砦一期、新砦二期前段和后段年代,發現新砦二期前段有80年(1870-1790BC),后段有70年(1735-1705BC),而二里頭文化1期僅30年(1735-1705BC)。通過新砦3處地層關系、陶器分期分別校正該組年代,得出結論為新砦二期晚段和二里頭遺址一期年代差不多。為了多角度驗證,他利用Ocal軟件擬合年代,假設了幾種前提,表明不同的前提,導致數據處理的結果不一樣,有些數據誤差反而擴大了。
         
          二里頭文化三、四期年代。用系列樣品處理,結果顯示二里頭三、四期晚到1500BC,與《簡本》年代一致。
         
          鄭亳、西亳爭論。關于對C1H9相對年代的鑒定,考古學者有不同的意見,一種觀點認為其與二里頭四期同時而屬于先商,另一觀點認為其屬于偃師商城二段,這導致兩城的早晚關系存在分歧。在斷代工程進行時,將C1H9歸為二里崗下層早段,與偃師商城一段同一時代,從類型學來說,偃師商城的筑城早一點。針對有學者提出二里頭四期晚段偏晚和偃師商城一期二段同時,大貫靜夫通過兩者的碳十四數據比較,發現二里頭四期的年代數據確實比偃師商城一期一段早一點。
         
        大貫靜夫教授簡介:
         
          1952年生于千葉縣。現任東京大學考古學研究室主任,曾擔任日本的中國考古學會會長。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曾在北京大學留學。長期從事東北亞考古。出版《東北亞的考古學》等著作和多篇論文。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考古網
        分享到:
        版權所有: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號(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備案號:京ICP備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訪問者

         
        有朋自遠方來

        夏商周考古與碳十四測年—大貫靜夫教授講演紀要

        發布時間: 2014-01-15

         
          2014年1月7日,東京大學考古學研究室主任、原(日)中國考古學會會長大貫靜夫教授在我所學術報告廳舉行了一場主題為“夏商周與C14測年”的學術講演。本次講演由陳星燦副所長主持,“夏商周斷代工程”首席專家、專家組副組長、碳十四測年研究課題組負責人仇士華研究員、考古研究所碳十四測年實驗室負責人張雪蓮研究員、豐鎬隊隊長徐良高研究員、考古研究所其他研究人員以及各高校老師、學生也參加了這次講演。
         
          講演持續了3個小時,仇士華研究員、張雪蓮研究員、徐良高研究員等參與了“夏商周斷代工程”的學者就講演中涉及的問題,與大貫靜夫教授展開了熱烈而友好的討論。大家一致認為,年代學與考古學并不是孤立而存在,雙方是相互依賴和支持的;考古學家應當與年代學家通力合作,共同解決考古學問題。
         
          現就講演內容簡述如下:
         
          1)他先介紹了日本學者對待碳十四測年的態度、碳十四在日本考古學研究中的應用情況。日本繩紋文化開始的年代,碳十四測年結果得不到傳統考古學者的認同,認為繩紋文化來源于朝鮮-西伯利亞新石器文化,繩紋文化開始年代不可能早于2500BC。大貫靜夫教授通過自己的研究認為,環日本海的新石器文化不是從西伯利亞傳播過來的,而是獨立起源的,碳十四測年的結果則與他的研究結果基本吻合。由于他研究的東北亞考古與中國考古聯系密切,因此繼而將研究視角轉向中國考古學。他認為,考古學者應當重視碳十四年代,但是由于碳十四校正方法愈來愈復雜,尤其是通過考古地層學和分期來校正的測年結果感到十分困惑。以二里頭遺址為代表,二里頭一期擬合后,只有30年,四期僅有25年。
         
          2)針對上述問題,他指出,如何將測年學和考古學更好的融合繼而進行跨學科的考古學研究,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大貫靜夫教授舉出自己曾經在俄羅斯參與的一個案例,該次發掘中,碳十四年代專家親自取樣測年。該專家通過比較陶片上的碳化物和同一層木炭的年代,試圖發現兩者的差別及其原因。又舉出另一個案例,即日本國立歷史民俗博物館對彌生文化開始的年代學研究,測年專家與考古學者一起對陶器的碳化物進行研究,先由考古學獲取研究測年遺物的考古學背景和提取測年系列樣品,之后轉交給測年專家測年,在測年過程中,考古學者與測年學家共同擬合校正年代。從碳十四的測年結果來看,日本學者對彌生時代的絕對年代認識錯誤,而與韓國對比的相對年代卻是準確的。這提醒我們,在注重考古研究的相對年代結果的同時,同樣要重視碳十四測年結果。對碳十四數據進行擬合時特別要注意系列樣品,因為系列樣品具有考古信息。單一的樣品利用樹木年輪曲線校正后,其年代誤差反而會增大。



        學者們熱烈討論
         
          3)大貫靜夫教授接下來討論了中國“夏商周斷代工程”相關年代學問題。
         
          豐鎬灰坑H18年代上限。他認為灰坑內分層的系列樣品,雖然坑內②層與③層在年代上存在倒置,但在誤差范圍內,因此該灰坑分層年代學較為準確。該灰坑根據考古學年代,當處在13年范圍內,而碳十四測定的紀年遠遠大于13年,兩者之間存在誤差。
         
          二里頭文化一期年代上限。先通過單樣品測定,二里頭一期為BC1880,后通過系列樣品,測定為1700BC。重新審視新砦一期、新砦二期前段和后段年代,發現新砦二期前段有80年(1870-1790BC),后段有70年(1735-1705BC),而二里頭文化1期僅30年(1735-1705BC)。通過新砦3處地層關系、陶器分期分別校正該組年代,得出結論為新砦二期晚段和二里頭遺址一期年代差不多。為了多角度驗證,他利用Ocal軟件擬合年代,假設了幾種前提,表明不同的前提,導致數據處理的結果不一樣,有些數據誤差反而擴大了。
         
          二里頭文化三、四期年代。用系列樣品處理,結果顯示二里頭三、四期晚到1500BC,與《簡本》年代一致。
         
          鄭亳、西亳爭論。關于對C1H9相對年代的鑒定,考古學者有不同的意見,一種觀點認為其與二里頭四期同時而屬于先商,另一觀點認為其屬于偃師商城二段,這導致兩城的早晚關系存在分歧。在斷代工程進行時,將C1H9歸為二里崗下層早段,與偃師商城一段同一時代,從類型學來說,偃師商城的筑城早一點。針對有學者提出二里頭四期晚段偏晚和偃師商城一期二段同時,大貫靜夫通過兩者的碳十四數據比較,發現二里頭四期的年代數據確實比偃師商城一期一段早一點。
         
        大貫靜夫教授簡介:
         
          1952年生于千葉縣。現任東京大學考古學研究室主任,曾擔任日本的中國考古學會會長。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曾在北京大學留學。長期從事東北亞考古。出版《東北亞的考古學》等著作和多篇論文。
         
         

        作者:高振龍

        文章出處:中國考古網

        久免免费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