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v593s"></tt>
    1. <video id="v593s"></video>
    2. <small id="v593s"></small>

         
        當前位置: 首頁學術動態學術動態學術會議
        學術會議
        第三期“發現長安”考古論壇紀要
        發布時間:2018-04-04    文章出處:中國考古網    作者:陳徐瑋    點擊率:
          2018年3月30日下午,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西安研究室主辦的第三期“發現長安”考古論壇在西安研究室標本樓二層會議室舉行,日本中央大學妹尾達彥教授作了題為“唐王朝中的漢王朝——漢長安城與隋唐長安城”的學術講座,日本東北學院大學佐川正敏教授作了題為“從東北亞的視角看古代制瓦技術和磚瓦窯”的學術講座。講座由劉振東研究員主持,來自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陜西省考古研究院、西安市文物保護考古研究院、陜西歷史博物館、西北大學、陜西師范大學、西安外國語大學等單位的30多名研究人員和學生參與了此次論壇。


        與會代表合影

          一、唐王朝中的漢王朝——漢長安城與隋唐長安城


        妹尾達彥教授作學術報告

          妹尾達彥教授從三個方面探討了漢長安城對隋唐長安城規劃以及軍事、政治、文化上的影響。

          隋大興城的建造與大興苑

          隋大興城始建于文帝開皇二年6月,至開皇三年3月完成,其規劃布局以主宮殿為核心,其他建筑物沿南北向延伸,軸線東西對稱排列。受陰陽思想影響,象征陽的建筑置于東、南,象征陰的建筑置于西、北。

          關于興建大興城的原因,妹尾達彥教授認為主要是為了克服長安城東北隅宮殿防衛上的弱點。隋初繼承西魏、北周位于長安城東北部的宮殿區,雖有渭水作為自然屏障,但面對突厥屢屢進犯的嚴峻形勢,新興的隋王朝不得不放棄長安城東北角的宮殿區,轉而在其東南的丘陵地帶修建新的都城。

          公元4世紀以來,隨著游牧民族南下建立政權,形成了由禁軍駐屯在與宮城相鄰接的皇家苑囿來守衛宮城并在此進行軍事訓練的體制,如北魏平城的鹿苑及東魏、北齊鄴城,隋王朝繼承這種體制,在宮殿北部建造了廣闊的皇家苑囿——大興苑,并將漢長安故城作為苑囿的防御據點加以有效利用,從而構建起在地勢較高的宮城北門北側常駐禁衛軍的體制。

          唐繼承隋大興苑并改稱禁苑,與大明宮的東內苑、太極宮的西內苑構成唐三苑。唐初最強的禁軍駐扎在太極宮的西內苑,8世紀后隨著皇帝的居住地移至大明宮,禁軍的駐地也移向大明宮東西二門的外側。

          隋唐長安城的特征

          從軍事防衛上來看,隋大興城是以皇帝居住的宮城為重點守衛對象的要塞城市,其北側有皇家苑囿及漢以來長安城的城墻,南側有常駐衛兵的皇城,從而構筑起防御以突厥為首的騎兵襲擊的防衛結構。

          從象征性上來看,隋唐長安城以南北中軸線為中心,形成井然有序的空間布局。將漢長安城以南的上林苑納入隋唐長安城北部禁苑的范圍,則是其繼承漢王朝正統性的體現。

          從宗教和文化上來看,隋唐長安城是6~7世紀代表世界宗教圈東部的都城,是一座集聚外部文化的多種族、多文化的城市。

          隋唐長安城中的漢長安城

          宋代呂大防的《長安圖》中繪制有唐代尚存的漢長安故城的建筑物及文物,體現了唐代人對始于漢王朝的中國古典文化的憧憬與繼承。

          漢朝滅亡后,漢長安城城郭建筑被晉、前趙、前秦、后秦、西魏、北周、隋初作為都城斷續使用了100年以上。根據近年來考古發掘的成果,前趙至隋初的宮殿位于漢長安故城的東北隅,采用東西二宮制,西宮被稱為“長安小城”,其太極前殿到唐代新建了樓閣。

          漢長安故城內的部分建筑,經過隋代增修沿用到唐末,從《長安志》的記載來看,咸宜宮、未央宮、武庫、通光殿、西北角亭、南昌國亭、北昌國亭、流杯亭、明水園、舊宅監都屬于唐總管禁苑的四面監之一的北面舊宅監管轄。元代李好文《長安志圖》則比較詳細地標識了唐長安城禁苑里的漢長安城。結合《長安圖》,妹尾達彥教授對漢安定館、漢高帝廟、漢未央宮在唐代的沿用情況進行了分析。

          綜合以上分析,妹尾達彥教授認為,隋唐長安城是匯集了4世紀以來歐亞大陸變動的都城,隋文帝在營造大興城時,為了防御突厥的入侵、克服大興城宮殿位于低地的缺陷,在大興城北部修建大興苑,派禁衛軍駐守,將漢長安城作為守衛大興城的據點納入大興苑的范圍,由此,漢長安城被隋唐長安城所繼承利用并對隋唐的軍事、政治、文化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講座結束后,與會人員就隋唐長安城宮城選址于低地、隋唐長安城廟壇分布圖的繪制、禁苑的防衛功能、隋唐長安城與洛陽城規劃對比、自然環境對城市規劃建設的影響等問題進行了熱烈討論。


        講座現場

          二、從東北亞的視角看古代制瓦技術和磚瓦窯

          佐川正敏教授通過對蒙古國護絲挺•布拉谷第2和第3遺址匈奴磚瓦窯址的介紹以及對中國南北朝至元代制瓦技術及窯址的梳理,從東北亞的視角探討了古代制瓦技術和磚瓦窯。


        佐川正敏教授作學術報告

         
          蒙古國護絲挺・布拉谷第2和第3遺址的匈奴時期磚瓦及其窯址

          蒙古國護絲挺・布拉谷遺址群位于烏拉巴托以東150公里,這里曾發掘青銅時代的積石墓、匈奴時期的制鐵遺址及積石墓。

          2014年至2015年對第2遺址進行了發掘,發現遺留有白灰面和鋪地土坯的六角形半地穴磚瓦作坊址。在K3地點灰坑中出土外飾劃線紋和附加堆紋的板瓦,這種紋飾與匈奴時期陶器的紋飾較為相似。由于工匠沒有用內模而直接采用泥條盤筑法制作圓筒,因此板瓦的內面沒有布紋。經碳十四測年,這批瓦的年代約為距今2000年左右。此外,在第2遺址還采集到大量外面有平行紋拍打痕跡、內面用刮削法修整的當溝瓦、花紋磚。

          2015年至2017年對第3遺址進行了發掘,發現保存較為完整的窯址,由窯室、火膛、窯門構成,出土有云紋瓦當、筒瓦、內外面有平行紋拍打痕跡的板瓦、當溝瓦、條磚、方磚等遺物,其中方磚的紋飾與漢長安城出土的方磚局部紋飾相似。此外,該遺址還出土有盤狀器、陶壺等遺物。

          綜合近幾年對該遺址的發掘情況,其窯址與秦代和西漢初期的窯址有相似之處,但由于目前所做發掘工作較少,資料不足,因此需要對窯址和作坊分布范圍、瓦當紋樣和城址的關系進一步開展工作。

          此外,對比匈奴時期與秦漢時期的瓦當紋樣,佐川正敏教授認為兩者有一定的聯系,但也存在較大差別。在制作技術方面,匈奴時期采用泥條盤筑法,沒有內模和布紋痕跡,這和長安附近戰國至西漢初期的瓦當制作技術接近,下一步需要同陜北、內蒙等地的資料進行對比研究。

          中國古•中世紀(南北朝至元代)制瓦技術和窯址與東北亞的對比研究

          魏晉南北朝至隋唐五代時期,蓮花紋代替云紋成為瓦當當面紋飾的主體,對朝鮮半島和日本產生了很大影響。

          中國南北方的蓮花紋瓦當制作技術存在差別,表現在瓦當背面的修理方面,北方用手直接修理當背,南方則采用輪子修理,當背留下同心圓痕跡。中國北方及北亞筒瓦瓦舌的縱剖面及其內模的形狀與啤酒瓶相似,南方唐代中期以前將筒瓦筒部和瓦舌部分分開制作后接上,直接影響了百濟和日本的筒瓦制作。

          宋遼金時期,牡丹紋等吉祥紋、獸面紋和龍紋代替蓮花紋成為瓦當的主體紋樣。北魏至唐的花頭板瓦都沒有明顯的下頜部,紋樣都是在粘土圓筒板瓦瓦尾上施加波浪重唇紋。遼和北宋開始在花頭板瓦的瓦頭部分設置了下頜部從而擴大了紋樣面,促使波浪重唇紋以外的多種紋樣和模子壓印法的產生。

          北宋制作花頭板瓦時首先使用了“扇形模子壓印法”,即在粘土圓筒瓦尾端面用扇形模子分別壓印四次,然后切斷為四份。金從北宋學習了板瓦折彎技術和“扇形模子壓印法”,進而在與高麗的交流中開始用“放下模子壓印法”和板瓦瓦尾連接技術制造扇形滴水瓦并改良為尖底滴水瓦,這也是中國滴水瓦的開始。其后西夏發展了尖底滴水瓦,至元代擴大其紋樣面,瓦與瓦當的連接角度改為鈍角,并對高麗末期和朝鮮時期的板瓦制作產生影響。

          從瓦的制作和使用來看,宋遼金元的瓦具有明顯的等級特征,共同之處在于一般等級建筑都使用施加波浪重唇紋花頭灰板瓦。

          北魏開始使用青掍瓦裝飾宮殿和佛寺等高等級建筑,至宋代繼續使用并出現鴟吻、嬪伽、脊獸等裝飾。遼初仍使用青掍瓦,最高等級的綠釉瓦至中期開始全面裝飾宗教建筑屋頂。金代青掍瓦可能已經消失,開始使用綠釉瓦全面裝飾宮殿的屋頂并使用各種脊飾,綠釉龍紋滴水瓦是最高等級的瓦。西夏不使用青掍瓦,綠釉獸面紋等尖底滴水瓦是最高等級的瓦,其次為貴族墓葬碑亭使用的不帶釉的尖底滴水瓦。元代改良尖底滴水瓦,最高等級建筑使用帶綠、黃釉的龍紋花頭板瓦。

          從制作技法來看,中國北方北宋和金代以前的制瓦制度是以泥條盤筑為主,而江南地區南朝晚期以后已經逐漸普及泥板圍筑法,并影響到華南、朝鮮半島和日本,隨著元滅南宋,大量工匠遷往北方,泥板圍筑法在華北和北亞地區完全替代了泥條盤筑法。

          此外,朝鮮半島高麗時期的瓦當紋飾由蓮花紋變為同心圓紋、梵字紋、龍鳳紋,從中國學習鴟吻、陶人、陶獸等脊飾。日本鐮倉時期,瓦當紋飾由蓮花紋變為巴紋。

          在瓦窯的結構方面,中國華北地區和北亞多用窯床平坦的地下和半地下、地上式饅頭窯燒造瓦和陶瓷器。在華南地區用饅頭窯燒瓦,用龍窯燒陶瓷器。朝鮮半島新羅末至高麗時期以后,統一用龍窯燒瓦和陶瓷器。日本從唐或統一新羅接受平窯后,7世紀起采用帶有隔墻和分火道的新型平窯,鐮倉時期以后用饅頭窯燒瓦,用龍窯燒陶瓷器。

          綜合以上方面的對比,佐川正敏教授認為,從中世紀的東北亞視角看,制瓦技術和瓦窯在中國南北方、朝鮮半島、日本,既有因傳播交流而顯示出的相似性,同時也存在一些明顯的差異,這需要更多的關注與研究。

          講座結束后,與會人員就匈奴時期瓦當的紋飾、鴟吻的產生與沿革,磚瓦制作技術傳播的途徑、瓦的規格變化等問題展開了討論。

          最后,劉振東研究員再次向兩位日本教授表示感謝,并對本次論壇作了總結。他認為本次論壇的兩場報告視角廣闊、內容豐富,對比研究的方法值得借鑒,希望以后能在相關領域展開更加深入的交流。 (審稿:劉振東) 

        責編:韓翰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考古網
        分享到:
        版權所有: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號(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備案號:京ICP備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訪問者

         
        學術會議

        第三期“發現長安”考古論壇紀要

        發布時間: 2018-04-04

          2018年3月30日下午,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西安研究室主辦的第三期“發現長安”考古論壇在西安研究室標本樓二層會議室舉行,日本中央大學妹尾達彥教授作了題為“唐王朝中的漢王朝——漢長安城與隋唐長安城”的學術講座,日本東北學院大學佐川正敏教授作了題為“從東北亞的視角看古代制瓦技術和磚瓦窯”的學術講座。講座由劉振東研究員主持,來自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陜西省考古研究院、西安市文物保護考古研究院、陜西歷史博物館、西北大學、陜西師范大學、西安外國語大學等單位的30多名研究人員和學生參與了此次論壇。


        與會代表合影

          一、唐王朝中的漢王朝——漢長安城與隋唐長安城


        妹尾達彥教授作學術報告

          妹尾達彥教授從三個方面探討了漢長安城對隋唐長安城規劃以及軍事、政治、文化上的影響。

          隋大興城的建造與大興苑

          隋大興城始建于文帝開皇二年6月,至開皇三年3月完成,其規劃布局以主宮殿為核心,其他建筑物沿南北向延伸,軸線東西對稱排列。受陰陽思想影響,象征陽的建筑置于東、南,象征陰的建筑置于西、北。

          關于興建大興城的原因,妹尾達彥教授認為主要是為了克服長安城東北隅宮殿防衛上的弱點。隋初繼承西魏、北周位于長安城東北部的宮殿區,雖有渭水作為自然屏障,但面對突厥屢屢進犯的嚴峻形勢,新興的隋王朝不得不放棄長安城東北角的宮殿區,轉而在其東南的丘陵地帶修建新的都城。

          公元4世紀以來,隨著游牧民族南下建立政權,形成了由禁軍駐屯在與宮城相鄰接的皇家苑囿來守衛宮城并在此進行軍事訓練的體制,如北魏平城的鹿苑及東魏、北齊鄴城,隋王朝繼承這種體制,在宮殿北部建造了廣闊的皇家苑囿——大興苑,并將漢長安故城作為苑囿的防御據點加以有效利用,從而構建起在地勢較高的宮城北門北側常駐禁衛軍的體制。

          唐繼承隋大興苑并改稱禁苑,與大明宮的東內苑、太極宮的西內苑構成唐三苑。唐初最強的禁軍駐扎在太極宮的西內苑,8世紀后隨著皇帝的居住地移至大明宮,禁軍的駐地也移向大明宮東西二門的外側。

          隋唐長安城的特征

          從軍事防衛上來看,隋大興城是以皇帝居住的宮城為重點守衛對象的要塞城市,其北側有皇家苑囿及漢以來長安城的城墻,南側有常駐衛兵的皇城,從而構筑起防御以突厥為首的騎兵襲擊的防衛結構。

          從象征性上來看,隋唐長安城以南北中軸線為中心,形成井然有序的空間布局。將漢長安城以南的上林苑納入隋唐長安城北部禁苑的范圍,則是其繼承漢王朝正統性的體現。

          從宗教和文化上來看,隋唐長安城是6~7世紀代表世界宗教圈東部的都城,是一座集聚外部文化的多種族、多文化的城市。

          隋唐長安城中的漢長安城

          宋代呂大防的《長安圖》中繪制有唐代尚存的漢長安故城的建筑物及文物,體現了唐代人對始于漢王朝的中國古典文化的憧憬與繼承。

          漢朝滅亡后,漢長安城城郭建筑被晉、前趙、前秦、后秦、西魏、北周、隋初作為都城斷續使用了100年以上。根據近年來考古發掘的成果,前趙至隋初的宮殿位于漢長安故城的東北隅,采用東西二宮制,西宮被稱為“長安小城”,其太極前殿到唐代新建了樓閣。

          漢長安故城內的部分建筑,經過隋代增修沿用到唐末,從《長安志》的記載來看,咸宜宮、未央宮、武庫、通光殿、西北角亭、南昌國亭、北昌國亭、流杯亭、明水園、舊宅監都屬于唐總管禁苑的四面監之一的北面舊宅監管轄。元代李好文《長安志圖》則比較詳細地標識了唐長安城禁苑里的漢長安城。結合《長安圖》,妹尾達彥教授對漢安定館、漢高帝廟、漢未央宮在唐代的沿用情況進行了分析。

          綜合以上分析,妹尾達彥教授認為,隋唐長安城是匯集了4世紀以來歐亞大陸變動的都城,隋文帝在營造大興城時,為了防御突厥的入侵、克服大興城宮殿位于低地的缺陷,在大興城北部修建大興苑,派禁衛軍駐守,將漢長安城作為守衛大興城的據點納入大興苑的范圍,由此,漢長安城被隋唐長安城所繼承利用并對隋唐的軍事、政治、文化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講座結束后,與會人員就隋唐長安城宮城選址于低地、隋唐長安城廟壇分布圖的繪制、禁苑的防衛功能、隋唐長安城與洛陽城規劃對比、自然環境對城市規劃建設的影響等問題進行了熱烈討論。


        講座現場

          二、從東北亞的視角看古代制瓦技術和磚瓦窯

          佐川正敏教授通過對蒙古國護絲挺•布拉谷第2和第3遺址匈奴磚瓦窯址的介紹以及對中國南北朝至元代制瓦技術及窯址的梳理,從東北亞的視角探討了古代制瓦技術和磚瓦窯。


        佐川正敏教授作學術報告

         
          蒙古國護絲挺・布拉谷第2和第3遺址的匈奴時期磚瓦及其窯址

          蒙古國護絲挺・布拉谷遺址群位于烏拉巴托以東150公里,這里曾發掘青銅時代的積石墓、匈奴時期的制鐵遺址及積石墓。

          2014年至2015年對第2遺址進行了發掘,發現遺留有白灰面和鋪地土坯的六角形半地穴磚瓦作坊址。在K3地點灰坑中出土外飾劃線紋和附加堆紋的板瓦,這種紋飾與匈奴時期陶器的紋飾較為相似。由于工匠沒有用內模而直接采用泥條盤筑法制作圓筒,因此板瓦的內面沒有布紋。經碳十四測年,這批瓦的年代約為距今2000年左右。此外,在第2遺址還采集到大量外面有平行紋拍打痕跡、內面用刮削法修整的當溝瓦、花紋磚。

          2015年至2017年對第3遺址進行了發掘,發現保存較為完整的窯址,由窯室、火膛、窯門構成,出土有云紋瓦當、筒瓦、內外面有平行紋拍打痕跡的板瓦、當溝瓦、條磚、方磚等遺物,其中方磚的紋飾與漢長安城出土的方磚局部紋飾相似。此外,該遺址還出土有盤狀器、陶壺等遺物。

          綜合近幾年對該遺址的發掘情況,其窯址與秦代和西漢初期的窯址有相似之處,但由于目前所做發掘工作較少,資料不足,因此需要對窯址和作坊分布范圍、瓦當紋樣和城址的關系進一步開展工作。

          此外,對比匈奴時期與秦漢時期的瓦當紋樣,佐川正敏教授認為兩者有一定的聯系,但也存在較大差別。在制作技術方面,匈奴時期采用泥條盤筑法,沒有內模和布紋痕跡,這和長安附近戰國至西漢初期的瓦當制作技術接近,下一步需要同陜北、內蒙等地的資料進行對比研究。

          中國古•中世紀(南北朝至元代)制瓦技術和窯址與東北亞的對比研究

          魏晉南北朝至隋唐五代時期,蓮花紋代替云紋成為瓦當當面紋飾的主體,對朝鮮半島和日本產生了很大影響。

          中國南北方的蓮花紋瓦當制作技術存在差別,表現在瓦當背面的修理方面,北方用手直接修理當背,南方則采用輪子修理,當背留下同心圓痕跡。中國北方及北亞筒瓦瓦舌的縱剖面及其內模的形狀與啤酒瓶相似,南方唐代中期以前將筒瓦筒部和瓦舌部分分開制作后接上,直接影響了百濟和日本的筒瓦制作。

          宋遼金時期,牡丹紋等吉祥紋、獸面紋和龍紋代替蓮花紋成為瓦當的主體紋樣。北魏至唐的花頭板瓦都沒有明顯的下頜部,紋樣都是在粘土圓筒板瓦瓦尾上施加波浪重唇紋。遼和北宋開始在花頭板瓦的瓦頭部分設置了下頜部從而擴大了紋樣面,促使波浪重唇紋以外的多種紋樣和模子壓印法的產生。

          北宋制作花頭板瓦時首先使用了“扇形模子壓印法”,即在粘土圓筒瓦尾端面用扇形模子分別壓印四次,然后切斷為四份。金從北宋學習了板瓦折彎技術和“扇形模子壓印法”,進而在與高麗的交流中開始用“放下模子壓印法”和板瓦瓦尾連接技術制造扇形滴水瓦并改良為尖底滴水瓦,這也是中國滴水瓦的開始。其后西夏發展了尖底滴水瓦,至元代擴大其紋樣面,瓦與瓦當的連接角度改為鈍角,并對高麗末期和朝鮮時期的板瓦制作產生影響。

          從瓦的制作和使用來看,宋遼金元的瓦具有明顯的等級特征,共同之處在于一般等級建筑都使用施加波浪重唇紋花頭灰板瓦。

          北魏開始使用青掍瓦裝飾宮殿和佛寺等高等級建筑,至宋代繼續使用并出現鴟吻、嬪伽、脊獸等裝飾。遼初仍使用青掍瓦,最高等級的綠釉瓦至中期開始全面裝飾宗教建筑屋頂。金代青掍瓦可能已經消失,開始使用綠釉瓦全面裝飾宮殿的屋頂并使用各種脊飾,綠釉龍紋滴水瓦是最高等級的瓦。西夏不使用青掍瓦,綠釉獸面紋等尖底滴水瓦是最高等級的瓦,其次為貴族墓葬碑亭使用的不帶釉的尖底滴水瓦。元代改良尖底滴水瓦,最高等級建筑使用帶綠、黃釉的龍紋花頭板瓦。

          從制作技法來看,中國北方北宋和金代以前的制瓦制度是以泥條盤筑為主,而江南地區南朝晚期以后已經逐漸普及泥板圍筑法,并影響到華南、朝鮮半島和日本,隨著元滅南宋,大量工匠遷往北方,泥板圍筑法在華北和北亞地區完全替代了泥條盤筑法。

          此外,朝鮮半島高麗時期的瓦當紋飾由蓮花紋變為同心圓紋、梵字紋、龍鳳紋,從中國學習鴟吻、陶人、陶獸等脊飾。日本鐮倉時期,瓦當紋飾由蓮花紋變為巴紋。

          在瓦窯的結構方面,中國華北地區和北亞多用窯床平坦的地下和半地下、地上式饅頭窯燒造瓦和陶瓷器。在華南地區用饅頭窯燒瓦,用龍窯燒陶瓷器。朝鮮半島新羅末至高麗時期以后,統一用龍窯燒瓦和陶瓷器。日本從唐或統一新羅接受平窯后,7世紀起采用帶有隔墻和分火道的新型平窯,鐮倉時期以后用饅頭窯燒瓦,用龍窯燒陶瓷器。

          綜合以上方面的對比,佐川正敏教授認為,從中世紀的東北亞視角看,制瓦技術和瓦窯在中國南北方、朝鮮半島、日本,既有因傳播交流而顯示出的相似性,同時也存在一些明顯的差異,這需要更多的關注與研究。

          講座結束后,與會人員就匈奴時期瓦當的紋飾、鴟吻的產生與沿革,磚瓦制作技術傳播的途徑、瓦的規格變化等問題展開了討論。

          最后,劉振東研究員再次向兩位日本教授表示感謝,并對本次論壇作了總結。他認為本次論壇的兩場報告視角廣闊、內容豐富,對比研究的方法值得借鑒,希望以后能在相關領域展開更加深入的交流。 (審稿:劉振東) 

        責編:韓翰

        作者:陳徐瑋

        文章出處:中國考古網

        久免免费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