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v593s"></tt>
    1. <video id="v593s"></video>
    2. <small id="v593s"></small>

         
        當前位置: 首頁考古人物學者風采
        學者風采
        李毓芳:退休后的2003-2013年
        發布時間:2018-02-12    文章出處:中國考古網    作者:李毓芳    點擊率:
          我於2003年退休,今年整退休10年了(70歲)。10年來,我未離開我所鐘愛的考古事業,未離開考古第一線。退休前,我女兒一直擔憂,怕我退休后離開了幾十年的田野考古工作呆在家里,非憋出病來不可,事實證明她的擔心多余了。因為在我退休的前一年,國家文物局就把一項重大的考古任務交給了我,使我田野考古的生命得以延長,當然這也是國家考古事業的需要。
         
          記得那是2002 年夏季的一天,我老伴劉慶柱對我說:“小白(白云翔,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長)讓我轉告你,國家文物局要你和西安市考古所一同去做阿房宮。”我一聽就說:“我明年就退休了,還是讓我在漢城隊干到最后吧!再者,我脾氣特別急,又心直口快,影響了和西安市文物部門的關系怎么辦?”我老伴也認為我辦事太較真,怕合作不好,說:“你不想去就算了。”過了幾天,我老伴又對我說:“國家文物局還是堅持要你去做阿房宮,那你就去吧。”我說:“既然這樣我只好去了。”事后,我在慶祝西安市文物保護考古所十周年大會參觀完庫房后的座談會上,聽國家文物局關司長說:“根據李嵐清副總理‘趕快做好阿房宮的調查工作,以便進行保護’的指示,要盡快成立考古隊,去做阿房宮的考古工作。當時考慮到在全國秦漢考古工作者中劉所長和李老師做都城考古對宮殿發掘經驗豐富,去做阿房宮考古比較合適,因為劉所長不可能長期蹲在一個考古工地,而李老師有條件盯在考古現場,故我們請李老師去做這個工作了。”
         
          2002年8月我到西安與市文物保護考古所協商組隊問題。社科院考古所由我和張建鋒參加。西安市所由所長孫福喜、副所長尚民杰及副研究員王自力參加,由我擔任領隊,孫福喜為副領隊,我們一致同意聘請劉慶柱當顧問,自此阿房宮考古隊正式成立。
         
          王自力同志在趙家堡租到了一座農家小院,進行了簡單修繕,買了床、桌椅、板凳、被褥等。市所派了兩個技工(小王和小嚴)住進了考古隊駐地,由女房東負責做飯。十月份考古隊就地招進了民工,開始了對阿房宮遺址的勘探和發掘。
         
          考古隊工作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確定阿房宮的范圍,給國家制訂保護阿房宮遺址的規劃提供科學依據。
         
          考古隊首先選定了立有保護標志的阿房宮主殿即前殿遺址做工作。那一天,我、老劉、孫所長、王自力同志等同技工和全體民工扛著探鏟浩浩蕩蕩一起登上了位于西安西郊、三橋鎮西南的前殿遺址夯土臺基。臺基很大,除了果樹以外全部是麥田。我們決定從殿址西部入手開始勘探。當時老劉還對大家說:“臺基這么大,上面應該是個宏偉的宮殿建筑群,有皇帝辦公的大朝正殿、下朝后休息的寢殿、皇后的宮殿及大臣們、警衛們、宮女們等等所呆的地方......”
         
          因我在漢城隊的發掘任務還沒結束,故當時我還要回到那里去,但要經常到阿房宮隊來。這里的日常工作就由王自力負責。
         
          鉆探了一個多月后,未發現秦代宮殿建筑遺跡。我決定發掘兩個探方看看情況。結果在探方內也未見秦代文化層,未發現秦代建筑材料、也沒有宮殿建筑遺跡,只有東漢乃至宋代的磚瓦殘塊。看到這情況,我覺得全身發涼,真是從頭涼到腳了。站在探方內,我半天說不出話來。怎么會是這樣?在阿房宮前殿遺址的夯土臺基上居然沒有秦代堆積層,沒有秦代建筑材料,沒有發現秦代宮殿建筑的一點遺跡,這太奇怪了。我發掘了幾十年的秦、漢宮殿建筑,從沒有出現過這樣的事情。那么阿房宮的建筑哪里去了?春節回到北京,我也沒跟老劉說此情況,心情一直很郁悶。春節剛過,我就到了阿房宮考古工地工作,加大力度,使鉆探、發掘工作向夯土臺基東部推進。我采取了密集以梅花布點的方式勘探,一平方米鉆五個探孔。即使這樣,我還是怕遺漏掉任何一點遺跡現象,密集之處,隔0.2米就鉆個孔。鉆探的同時,還開探溝數十條,最長的探溝長65米、探溝最寬為4米。
         

        上林苑4號遺址宮殿建筑的發掘
         
          2003年3月份,我徹底完成了在漢城隊所擔負的發掘任務,就與張建鋒一起住進了阿房宮考古隊駐地。就此,我的全部精力都放到了阿房宮遺址的考古工作上面。
         
          當時因前殿遺址是位于西安市和長安縣兩不管的交接處,社會治安較亂。賭博、吸毒的很多,搶劫、偷盜事件多有發生。我時刻擔心出事,故要求考古隊駐地的大門總是處于緊閉狀態。
         
          阿房宮遺址的考古勘探和發掘工作緊鑼密鼓地進行著,每天都很累,可是租住的房子出了問題,故在2004年四月底,考古隊又搬到了聚駕莊的一座院子里,并且另找了一位農村婦女做飯。一直到阿房宮考古隊工作結束,我們都一直住在那里。
         
          考古隊的勘探和發掘工作抓得很緊,每年過了春節就開工,到第二年的春節前夕才停工,工作進展很快。到2003年12月,夯土臺基上面沒有被房屋、水泥路面等覆壓的部分基本都進行了考古工作。在12月5日,考古隊召開了新聞發布會,由我介紹了阿房宮考古隊一年多來的考古收獲。新華社、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文匯報、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及陜西省和西安市的電視臺等國內多家新聞媒體都參加了。當我帶著各路記者到夯土臺基上面參觀現場時,我很不經意地對記者說:“我們在臺基夯面上面怎么沒發現一點火燒痕跡呢?看來好像項羽并沒有燒阿房宮。”不成想,就這樣一句話,第二天,各電視臺、報紙、網絡,鋪天蓋地,都說我給項羽平反了,項羽根本就沒有燒阿房宮等等。中央人民廣播電臺駐陜西記者站的站長當時就讓我在汽車里對全國人民說“項羽沒有火燒阿房宮。”我在北京的一高中女同學也給我打電話告訴我說:“我在北京聽到了你說阿房宮沒有被火燒的事情。”一時間全國大江南北都知道了項羽沒有火燒阿房宮的消息。那時考古隊的電話都快打暴了。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天晚上11點半的時候,我接到了浙江省電視臺的一位女記者給我打來的電話,她非常激動,說:“太難了,今天是上天保佑我,終于給您打通了電話,我們這里早已準備好了畫面,就是請您給這畫面配音,讓觀眾親耳聽到您這位阿房宮考古第一線的專家根據考古資料說出項羽根本就沒有火燒阿房宮的事實。”當然我滿足了她的要求。
         
          屆時,全國文物考古工作會議正在廣州召開。有個別學者不了解情況,長期脫離田野工作,在那里居然說:“項羽火燒的垃圾在農業學大寨農民平整土地時被拉跑了,所以才沒有發現火燒痕跡。”這話傳到了我的耳朵里,我真為這些知名專家學者說出這樣沒有水平又無知的話感到悲哀。假如位于下面被火燒的秦文化堆積層(即火燒的垃圾)被農民拉走了,那為什么位于上面的東漢、唐、宋等時代的堆積層卻還存在著?這是不可能有的事,這是最一般的、最普通的考古常識呀!為了找更有力的證據,我在村子里又進一步進行調查訪問,功夫不負有心人,居然找到了當年在阿房宮夯土臺基上面平整土地的兩位生產隊長。他們均回憶當年平整土地并沒有把臺子上的土都拉走,這就有力地回擊了那些自以為是、不了解情況就胡說八道的人。社科院考古所科技中心主任趙志軍研究員還特地去了那里,在夯土臺基各部的不同深度取回土樣,進行了植硅石分析,亦得出了該夯土基址未被大火燒過的結論。
         

        在阿房宮前殿T19工作

         
          我們在阿房宮前殿遺址上做了兩年多的考古工作,徹底究明了前殿遺址的范圍。其東西長1270米、南北寬426米,臺基高12米(從秦代地面算起)。在臺基南邊緣還發現了漢、唐時代的壕溝。在其南還發現了一處秦到漢初的鋪瓦遺跡。我們在臺基上進行了密集鉆探和發掘(凡是沒有被房屋所壓、水泥面所覆蓋之處包括廁所、兔子窩旁、花池中、羊圈內)。發現夯土臺基上西、北、東三面有夯筑土墻,南面還未筑墻。我們對北墻進行了發掘,墻頂部有護瓦塌下來。而在三面墻里的臺基上面未發現秦代堆積層,未發現秦代磚、瓦、瓦當等基本的建筑材料;未發現廊道、散水和壁柱、明柱及其礎石;未發現吃水、排水遺跡等等屬于秦代宮殿建筑的內涵。這就是說在夯土臺基上面根本就沒有秦代宮殿建筑,當時只是建筑了一個龐大的夯土臺基。
         
          九十年代,西安市文物部門發表的考古資料說阿房宮前殿遺址臺基南面是大廣場,并且有三條向北的登殿大道。通過我們的鉆探和發掘了解到不存在廣場,臺基南面全部為上下三層路土。最上面一層路土是在漢代文化層上之擾土上面的路土,質量不太好,即是后來的路土。下面兩層路土均為當年修筑臺基時勞役們踩踏而成,呈南低北高的坡狀,進入臺基內。當市文物局的副局長向德同志來參觀時,我就問他:“向局長,你看哪一層路土是你們所說的登殿大道呀?”他說:“沒有,沒有,當時我們沒有發掘,就以你們的考古資料為準吧!”國家文物局考古處的李培松同志來工地視察時還問我說:“李老師,登殿大道在哪里呀?”我向他做了詳細介紹,告訴他考古資料表明根本就不存在登殿大道。他點頭,表示認可。
         

        2012年阿房宮遺址介紹

         
          阿房宮前殿遺址的考古工作歷時二年多全部完成,得出了沒有建成和沒有被火燒過的結論。反過來我在查找文獻時,(去阿房宮工作前,我并沒有查文獻資料,因為我不愿意帶著條條框框去做工作,而是要用實際的考古資料去說明問題。)看到《史記》載:(始皇)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乃營作朝宮渭南上林苑中,先作前殿阿房……阿房宮未成。”這里要說明一點,戰國、秦、漢都是先建殿、再建宮、最后再建城。這里司馬遷明確指出,秦始皇在修建阿房宮時,先建的前殿,而從考古資料來看,前殿根本沒有建成,只夯筑了一座夯土臺基,上面沒有宮殿。南宋程大昌的《雍錄》載:“上可坐萬人,下可建五丈旗,乃其立模,期使及此。”就說明了這一點。故司馬遷在《史記》里說:“阿房宮未成,成,欲更擇令名名之。作宮阿房,故天下謂之阿房宮。”顯而易見,阿房宮根本就沒有建成。從考古資料來看,連前殿都沒有建成。我和老劉心里都明白,從考古資料來看,前殿未建成,從文獻分析來看,其它地方就不應再有阿房宮的建筑了。但是為了有更多考古資料做依據,我們還應該做更艱苦細致的考古工作。當年,中央電視臺《發現之旅》、《走近科學》、《講述》等欄目組和《光明日報》等都以這個主題思想進行了報道。考古隊當時則以更加認真負責的態度在北到渭河、南到昆明池北岸、西到灃河、東到河約135平方公里的區域內進一步尋找阿房宮的其它建筑,以便確定阿房宮的范圍。
         
          在阿房宮前殿遺址西南1200米處,有立著“阿房宮烽火臺遺址”保護標志的一座建筑遺址。我們對其就進行了勘探和發掘。確認該建筑的性質為一座高臺宮殿建筑而非烽火臺,從時代來看,它屬于戰國時代的秦國上林苑的建筑,即它比阿房宮建筑的時代要早。在前殿東500米處有立著“阿房宮上天臺”保護標志的建筑遺址。通過勘探和發掘,我們確認這里是一處以此高臺建筑為核心的宮殿建筑群,其時代從戰國秦延續到漢代,屬于秦漢上林苑的建筑。該遺址發掘結束后,陜西省考古所原焦所長和陜西省歷史博物館馬館長來參觀時,我向他們做了詳細介紹。對他們講了阿房宮前殿沒有建成的情況和所謂〝上天臺”不是阿房宮的建筑等等。焦所長聽了以后說:“我完全同意您的觀點,可是假如阿房宮建成了,那么這些建筑是否會劃到阿房宮的范圍里面去呢?”我回答說:〝不可能實現的假設是毫無意義的,事實上是阿房宮根本就沒有建成。這個問題只有去問秦始皇了。”焦所長再也沒有說什么了。在前殿遺址東北2000米的地方有立著“阿房宮磁石門遺址”保護標志的遺址。通過考古工作,我們確認這里根本不是門址,而是一座秦、漢上林苑中的高臺宮殿建筑。傳說磁石門是阿房宮的北門,是一座能檢驗出鐵兵器的安檢門。可是從戰國、秦代、漢代的考古資料來看,秦代是以銅兵器為主,故阿房宮也就沒有必要設置磁石門了。
         
          我們在對該遺址進行勘探發掘時,一位長者(武警學院離休干部),主動跟我說:“70年代,我在這里主持基建工作,要蓋樓房,發現這個土臺子都是層層土(夯土),就趕緊向市文物部門做了匯報。一位文物干部來了以后,查看了一下,就用手一指,說:‘這就是阿房宮的磁石門遺址’事后也沒見他們像你們這樣工作,就立起了‘阿房宮磁石門遺址’的保護標志碑。”聽了他的話,我不禁聯想到“阿房宮烽火臺遺址”和‘阿房宮上天臺遺址’的保護標志是否也是這樣立起的呢?因該遺址在武警學院內,故得到了很好的保護。他們還建了一個大牌樓,凡是有外國武官來交流時,他們都會把這些武官帶到這里來參觀。現在牌樓外面立了不少拴馬樁,在土臺子上面安裝了不少從農村找來的石磨和石碾子,這里已成了學員們早讀的場所。當我把考古資料證實這里不是阿房宮的建筑更不是磁石門遺址而是戰國時期秦國修筑的上林苑建筑告訴武警學院宣傳處處長時,他當時很驚訝,進而就說:“這更好嘛,它比阿房宮的時代還早。”后來《解放軍報》就登載了武警學院某宣傳干事的文章,以我們的考古資料為基礎,論述了該處不是阿房宮的磁石門遺址,而是戰國時秦國修建的上林苑。其一直沿用到了漢代,自然又成了漢代上林苑的建筑。考古隊開始在這里工作時,宣傳處處長很冷淡,愛搭不理的樣子。后來他被我們認真負責冒雨工作的精神所感動,要干部、學員都和我合影留念。每到課間休息時,學員們都會把我圍起來,不停地問這問那。當他(她)們得知我是北大考古專業畢業、已經做了幾十年的田野考古工作時都發出了贊嘆的聲音說:“老師,您真了不起呀!”當然我也不失時機地向他(她)們講解考古知識和宣傳每個公民都有保護文物古跡的義務等等。
         
          2007年12月,考古隊確定阿房宮范圍的工作基本完成。在135平方公里范圍內,除了前殿以外,再也沒有發現與其同時代的建筑。卻發現了多處秦漢上林苑的建筑和一處新石器時代遺存。這表明從考古資料來看,秦阿房宮的范圍與前殿夯土臺基的四至是一致的。也就是說現在立著“阿房宮前殿遺址”保護標志的建筑遺址就是后來人們所看到的、文獻里所記載的秦始皇在二千多年前修建的阿房宮遺址。《水經注•河水》載:“池水北經鎬京東,秦阿房宮西。”這里的“池水”指西周已有的“彪池”。雖歷經滄桑,但池水低洼的地勢仍清晰可見。它向北恰流經的就是“阿房宮前殿遺址”。這充分說明了《水經注》里所敘述的秦阿房宮指的就是阿房宮前殿。此外,在不少文獻中敘述阿房宮的時候,都把秦阿房宮稱作“阿城”。《漢書•東方朔》載:“舉籍阿城以南……”師古曰:“阿城,本秦阿房宮也。”唐《擴地志》載:“秦阿房宮亦曰阿城。”又宋敏求《長安志》載:“秦阿房一名阿城。……西、北、東三面有墻、南面無墻。”而考古資料表明,“阿房宮前殿遺址”夯土臺基上面東部、北部、西部三邊緣都有夯筑土墻,而南部邊緣未見夯筑土墻遺跡。這與《長安志》中所描述的“阿城”是一致的,這充分說明了“阿城”當時指的就是阿房宮前殿,也就是后來人們所認為的秦阿房宮。
         
          考古資料表明,阿房宮前殿沒有建成,即后來人們所認為的秦阿房宮沒有建成。司馬遷當時亦看到了沒有建成的“阿房宮前殿遺址。”故他認為秦阿房宮是一個沒有完成的宏偉工程。所以他在《史記》里明確地指出:“阿房宮未成”。《漢書•五行志》亦論述了秦阿房宮沒有建成:秦“復起阿房,未成而亡。”
         
          同時,考古資料表明阿房宮前殿沒有遭到大火焚燒,即后來人們所認為的秦始皇未修成的阿房宮沒有遭到大火焚燒。《史記•秦始皇本記》載:“項籍為從長,……遂屠咸陽,燒其宮室,虜其子女,收其珍寶貨財,諸侯共分之。”這說明項羽燒的是咸陽宮,20世紀 70年代在咸陽的考古發掘充分證實了這一點。現在看來,因為秦阿房宮只是一個上面東、西、北三邊緣有墻的夯土臺基,沒有建成宮殿,項羽也就沒有必要焚燒了。
         
          關于阿房宮考古隊得出的秦阿房宮既沒有建成亦沒有被火燒的結論由新華社、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央電視臺各頻道、《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人民政協報》、各省市電視臺、報紙等等中央和地方新聞媒體都做了詳盡報導,中央電視臺還拍了七個專題片滾動播出,直到現在也沒有停止過。《新華文摘》還全文轉載了我給《文史知識》寫的文章。由于各家媒體開足馬力的報導,秦阿房宮沒有建成亦沒有被火燒的結論在國內引起了很大的轟動,因為凡是學過中國歷史的人都知道秦始皇在2000多年前修建了宏偉壯麗的阿房宮,后來被項羽的一把大火給燒了,劉曉慶還拍了火燒阿房宮的電影等等。考古隊得出的新結論就如同發生了地震一樣。我到外地出差時,很多人都認出了我,并和我合影留念,到現在還是熱情不減。去年冬天,我和老劉在懸空寺考察時,一對旅游的中年夫婦正在頂層攝影,老劉先上去了,他們立刻認出了他,說:“您就是在電視上講曹操墓的劉老師吧?”老劉說:“是呀。”他們馬上就說:“我們和您合個影行嗎?”老劉說:“可以”。當他們正在合影時,我也爬上了頂層,并和老劉打招呼。這對夫妻馬上就說:“這不是在電視上說秦始皇修的阿房宮沒有建成也沒有被火燒的李老師嗎?原來兩位老師是一家子呀!我們一起合影吧。真沒想到今天能在這里碰上你們這對名人夫妻,太高興了。我們要把這張照片拿給家人、親戚、朋友、單位同事及周圍所有的人去看,讓他(她)們都共同分享我們的快樂。”我去河北某市開會吃早餐時,一位女副市長問我:“老師,您是做考古工作的吧?”我說:“對呀。”她說:“我是在電視上看到您的,是介紹您怎樣在艱苦的條件下,克服種種困難堅持干考古工作的,我看了非常感動。”飯后她立刻與我合影,并說:“真沒想到今天在這里遇到您本人,太幸運了。”今年春天,我去西安出差,在回京的火車上同車廂內,一位40歲左右的男青年問我說:“老師,您是考古工作者吧?”我說:“對呀。”他接著說:“我是在到西安辦事下火車時就認出了您,但是當時見您走得很匆忙,就沒好意思去打攪您,在電視上我多次見到您講秦阿房宮、漢未央宮等等。考古太神秘了,考古工作者太偉大了,尤其您又是年齡很大的女同志,還堅持在考古一線工作,讓我太佩服了。”接著他馬上就給愛人打電話,說:“你猜我在火車上遇到誰了?是咱們在電視上多次看到的講阿房宮考古的李老師!太好了,我今天可有機會能向她老人家請教考古方面的各種問題了。回家后我再給你轉達。”當晚,我們倆在火車上聊了幾個小時有關考古的種種問題。有時我在火車站等車時候被人認出來了,他(她們)還主動地幫我看行李。幾次我在火車上被人們認出來了,下火車后,他們就非常熱情地用出租車或是自家車把我送回了家,并說:“您能坐我們的車,我們能為您辦點事,我們感到非常榮幸。”我參加全國勞模團去外地休養時,居然成了核心人物,所到之處的省市領導都會認真聽我介紹阿房宮考古的最新成果。一次,我去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做節目,時間為一小時,可以和群眾互動、問答。節目開始,先由我介紹阿房宮考古情況,可時間還不到一半,主持人就對我說:“李老師,電話都打爆了,是從全國四面八方打來的,各個層面的人都有,都在詢問阿房宮到底被燒了沒有?”如此看來,阿房宮的問題在全國影響之大。當然我實事求是地、斬釘截鐵地回答了他們:“項羽根本就沒有燒阿房宮,燒的是秦咸陽宮和其它秦宮室。”我很欽佩的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知識分子對我說:“李隊長,你們改變了歷史,真了不起!”我說:“我們只是用客觀的考古資料還原了歷史的本來面目。”我還陸續受邀在清華大學、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上海博物館、復旦大學、西安多所大學、臺灣十幾所大學和廣州市文物工作會上做了40多場演講,均受到了熱烈歡迎。在大學里演講時,因座位不夠,很多同學是站著聽完的,我非常感動。每當這個時候,我都會給他們深深地鞠一個躬,表示感謝。在臺灣輔仁大學演講時,其間學生們又拍手又跺腳,可把我嚇壞了,以為要把我趕下講臺,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陣勢。他們的老師見狀,趕緊告訴我:“學生們拍手、跺腳是對你精彩的演講表示熱烈歡呼。”《中國日報》(英文版)以一版的篇幅向海外做了阿房宮考古最新成果的報導,并登載了我在工地現場的一張大照片。一次在我家所住樓房的電梯里,一個小伙子對我說:“阿姨,是您在做阿房宮的考古嗎?”我說:“對呀。”他又說:“我是在英國讀書時,看到一本英文雜志登載了您的照片和阿房宮考古的事。”看來阿房宮的事在國外影響也很大。
         
          考古隊做出了關于阿房宮的新結論后,某些極個別根本就不懂考古或沒做過宮殿建筑考古的人或是被觸動了一些利益的人發出了一些與事實不和諧的聲音:“什么地方還有土臺子哪,哪些地方還出土了瓦當呀,哪些地方還出土了玉杯呀,這些地方都應該是阿房宮呀!”等等。這些人錯誤地認為只要是土臺子、只要是出土了瓦當、玉杯等的地方就都應該是阿房宮。而他們根本就沒有分清建筑遺址的時代。阿房宮是建在秦上林苑內的,而當時上林苑里已有不少高臺宮、觀建筑。但是它們都比阿房宮建得早。漢代武帝又擴大了秦上林苑。那么秦漢上林苑里的宮、觀建筑遺址中都會有大量的瓦片、瓦當、金、銀、銅、鐵、玉和陶器等出土。但那都不屬于阿房宮的建筑。所以在判定某一個建筑遺址的時代和性質時,都要做認真細致的考古工作。在取得全面的考古資料之前,千萬不要胡言亂語,免得被人恥笑。
         
          阿房宮考古隊通過幾年來艱苦細致的工作,用詳實的考古資料證實了秦阿房宮既沒有建成亦沒有遭到大火焚燒。這得到了廣大考古工作者的認可和贊許。首先,阿房宮考古隊在幾年的工作中,考古所就是我的堅強后盾。我每年都在考古所年終匯報大會上做匯報,每次匯報都沒有人提問或表示疑義。特別是2008年1月,我做最后的總結匯報時,從所領導到學者都表示贊同。他們都認為:“考古隊的工作細致入微,勘探、發掘資料扎實可靠,所得結論明白無誤,這是中國考古史上的一件大事。”在我每次匯報時,不少物業人員都站在那里聽。他(她)們文化水平不太高,又是百分之百的外行。但是他們見了我都說“您說得太清楚了,因為阿房宮根本就沒有建成,所以項羽就沒有去燒。”
         
          阿房宮考古隊進行勘探和發掘期間,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官員及美國、日本、韓國等外賓,有部分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國家文物局和陜西省、市、區領導及各級文物部門的領導和相關同志都曾到了現場,特別是省內外不少考古界同行都到過我們的發掘工地,中國社科院考古所漢唐研究室所屬的各個考古隊都到過我們的現場。他們均對我們的工作給與了充分的肯定和認可。秦俑博物館40多位同行由館領導帶隊曾到我們發掘現場參觀。考古隊長劉占成在夯土臺基上對我說:“李老師,你們探得太密了,”我說:“這樣鉆探,就是為了不漏掉任何一點遺跡現象,就可以做到萬無一失了。”后來張仲立副館長還接受了中央電視臺和《光明日報》的采訪,對我們的工作給與了很大的支持。陜西著名秦漢考古專家王學理先生在考古專家石興邦老先生80歲生日的聚會上對我說:“我們考古工作者支持你!”后來王先生還和考古專家鞏啟明先生到我們的工地去參觀。王先生在接受中央電視臺《發現之旅》欄目采訪時說:“我們相信李毓芳對出土瓦片、瓦當的分期,因為幾十年來,她主要是挖了宮殿了,光和瓦片、瓦當打交道了。”在中央文史館和陜西人民政府合辦的《長安雅集研討會》上,聽了我關于秦阿房宮的發言后,一位臺灣學者張先生問王學理先生:“李先生對阿房宮做出的結論有問題嗎?”王先生肯定地回答說:“沒問題。”西北大學文化遺產學院副院長、原秦俑考古隊隊長段清波先生在參觀了我們的考古工地后,很快就在相關雜志上發表文章全面論述了秦阿房宮沒有建成的問題等等。 原西安市文物局文物處張達宏先生1993年曾負責在阿房宮做了三個月的考古勘探工作,他也來到了我們阿房宮考古隊勘探發掘現場,并對我說:“你們勘探比我們密得多,當年勘探時,我們基本上是10米一個探眼,所以不可能得出什么正確結論。”陜西師大歷史系的師生來到我們的發掘工地,認為值得他們學習的東西太多了。后來他們又邀請我去師大做了關于阿房宮的演講。2007年12月回北京的頭天晚上,我給西安市文物局總工韓保全先生打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話,向他詳細敘述了阿房宮考古隊六年多來所做的考古工作情況及所得出的秦阿房宮既沒有建成也沒有被火燒的結論。他說:“我曾經寫過一些關于阿房宮的文章,但是都沒有正式的考古資料做依據,現在阿房宮的問題應該以你們的考古資料為準。”
         
          2007年12月,我參加了全國政協文史委組織的視察中國大運河活動。在河南開封清明上河園內碰到了國家文物局局長單霽翔同志。他立刻對我說:“李老師,我在《光明日報》上面看到了有關阿房宮的報導,我們就承認這個考古事實吧!”他的話像一股暖流,流遍了我的全身。六年多以來,我所承受的巨大壓力一掃而光。風吹日曬雨淋;冬天在工地寒風刺骨,雙腳凍得生疼;左胳膊從肩膀發麻到手指長達幾個月;左膝蓋不甚扭傷;胃腸功能紊亂的毛病多次復發……我仍然堅持在發掘現場。咬緊牙關終于挺過來了。當時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堅持到底,要很好地完成國家文物局交給我的任務。關于阿房宮的問題要給全國人民一個滿意的答復。因為精神壓力太大,當年我的血壓之高壓已上升到了158—162。后來工作結束了,精神壓力小了,我的血壓也恢復到了正常水平。在清明上河園內,我還跟單局長說:“那些不屬于秦阿房宮的秦、漢上林苑建筑也應該保護起來。”單局長說:“那當然,因為那些也是兩千多年前的建筑呀。”聽了他的回答,我一直提著的心終于放下來了。同時這也使市文物保護部門得到很大安慰,即不會因為阿房宮沒有建成而縮小其保護范圍,反而是應該保護的文物古跡范圍更大了。
         
          在我們做阿房宮考古工作期間,劉慶柱是考古隊的顧問。所以當我們每做完一個遺址的發掘工作時,他都會在百忙之中,去現場考察。對我在發掘后所做出的結論都非常認可。這給了我很大的支持和鼓勵,使我能夠鼓足勇氣,在種種壓力下,克服重重困難,圓滿地完成了國家文物局交給的秦阿房宮考古工作任務。同時,也交上了一份讓考古工作者乃至全國人民都滿意的答卷。人民出版社于2010年出版的《中國考古發現與研究》(1949—2009年)一書中充分肯定了我們對秦阿房宮遺址考古的最新成果;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于2010年出版的《中國考古學•秦漢卷》一書中詳細論述了我們對秦阿房宮做出的沒有建成亦沒有被火燒的科學結論。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所編輯的最新歷史書《中國通史讀本》就已經采用了我的關于阿房宮沒有建成和沒有被火燒的結論。2012年國家文物局已經通過了根據我們考古資料劃出的阿房宮遺址范圍所制定出的《關于阿房宮遺址的保護規劃》。這表明我所做出的關于阿房宮的結論得到了國家正式承認。這是我退休后六年多的考古工作所取得的豐碩成果,六年多的血汗沒有白流。完成了國家文物局交給我的阿房宮考古工作任務后,我于2008年3月徹底離開了考古隊。阿房宮考古隊的歷史使命也已完成了。
         

        漢長安城未央宮骨簽的研究

         
          我雖然離開了考古第一線的工作。但還繼續從事考古及其相關的研究工作。我參加了社科基金重點課題和院重點課題“骨簽的考古發現與研究”的工作;參加了院重大課題“中國古代都城的考古發現與研究”的工作;參加了院重點課題秦漢卷的編寫工作;多次參加全國政協文史委組織的大運河、蜀道申遺的考察活動及其相關的學術研討會;多次參加中國古都學會的學術研討會、漢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秦文化學術研討會、中國秦漢史學會、中國魏晉南北朝史學會會長聯席會議及考古專業學生的博士論文答辯工作。在大陸、在臺灣作了四十多場關于“秦阿房宮沒有建成亦沒有被火燒”的演講,整天忙忙碌碌生活得特別充實。
         
          但我還想著有朝一日能重返考古第一線。俗話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曾兩次做夢夢見與漢長安城考古隊的同事在工地發掘的情形,與阿房宮考古隊的同事在阿房宮遺址鉆探的場面。我高興得從夢中醒來。 2010年11月,我應邀到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參加秦陵發掘的論證會。社科院考古所王巍所長說要成立上林苑考古隊,2011年1月,在考古六大發現報告會前,王巍所長告訴我,我正式成為這一考古隊中的一員。我心花怒放,激動之情難於言表。立刻把這消息告訴我老伴劉慶柱老先生。他同樣為我有機會重返考古第一線感到高興。
         
          新考古隊成立了,有很多手續要辦,有很多準備工作要做。我做了充分準備,時刻聽從召喚。2011年5月,我到醫院做了腎囊腫微創手術,這樣就輕松了,只要隊長一聲令下,我隨時都可以打起背包就出發,沒有任何后顧之憂了。                                  
         
          2011年10月18號,我終于來到了考古隊駐地,仍然住到了我在做阿房宮考古工作時的房子里,又重新開始了我朝思暮想的田野考古的生活。
         
          有些外行人對我退休后還這樣積極地去考古工地很不理解,認為我是為了掙錢(在工地有一定的補助費),其實他們并不知道西安最大的一家拍賣行以比我在工地發的補助費高得多的價錢聘我當顧問,都讓我婉言拒絕了。
         

        2012年西安市東馬坊遺址調查
         

        上林苑4號遺址的發掘

         
          到考古隊后,我們開始的工作就是對阿房宮周圍的上林苑遺址進行全面普查。我記得第一次去的就是灃河西側的東馬坊遺址。這是一處戰國時代的高臺宮殿建筑遺址。保存尚完整,我和劉瑞都爬到了最高處。雖然自己已是68歲了,但是面不改色心不跳。說明自己體力還行。我們又向老農詢問了高臺建筑原來的范圍,時隔兩年我又再次聽到了40多年來聽慣了的“秦腔”,倍感親切。我們還要經常到現代的墳地里去調查,因為那里可能保存著較多的古代建筑上面的磚瓦等材料,以便我們判斷建筑遺址的時代和分布范圍。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頭天夜里剛下過雨,路很滑,要跨過一條溝才能到一片墳地里。劉瑞怕我滑倒,就讓我先在溝邊等著,他去前面探路,然后再回來拽我。我們先下溝、再上溝,再爬坡才到墳地里,情景很瘆人。有人對我說:“您身體好可能跟長期在農村考古呼吸新鮮空氣有關吧?我說:“考古不一定都是在新鮮空氣中進行。2000年我們在漢長安城長樂宮發掘排水管道就是在垃圾坑內進行的。天氣炎熱,臭氣熏天,發掘了一個多月才完工。2011年--2012年上半年我們在窩頭寨鉆探時,有些天一直在圍著一個屬于西安市西郊的又大又深的垃圾坑轉悠,坑內冒著各種氣味的黑煙,嗆得嗓子眼兒出不來氣,不斷流淚。此外,我們在蚯蚓地里也鉆探了很長時間,牛糞,馬糞,豬糞...合在一起臭不可聞,都喘不過氣來。更有甚者,在昆明池鉆探時,我還一腳踩到了上面,可想而之,我當時感到非常惡心,下班回到駐地,我趕緊去刷鞋,要不是特別餓的話,我晚飯真是吃不下去了。〞當我問起養蚯蚓老板蚯蚓去向時,他們回答一是送往化肥廠,二是送往化工廠生產化妝品。我聽了大吃一驚,難道那些愛美女士們往臉上抹的昂貴的化妝品就是用這些東西生產出來的嗎?太不可思議了。此外,不管是三伏天還是三九天,考古隊的工作從沒有停止過。2012年三伏天,在發掘紀楊寨遺址時,我要每天全天候盯在那里,從登記男工、女工人數開始,還要統計架子車數目。發掘開始,就要看遺跡現象,要不斷地挑選遺物。艷陽高照,汗珠掉到地上,衣服濕透了。一天午飯后,我覺得頭很沉、發蒙。真想下午不去了,能夠緩口氣。可是想到當時隊里實在沒人了。隊長劉瑞亦是忙得喘不過氣來,我硬是咬緊牙關堅持下來了。我堅信,無論在什么情況下,堅持就是勝利!
         

        2012年窩頭寨遺址發掘

         
          我們的考古隊正式工作人員所里就派了我和劉瑞隊長二人,而我們的工作范圍卻有2千平方公里之大,人員少任務重。在2012年7月我們和陜西省考古研究院、西安市考古研究院聯合組成了渭河古橋址發掘隊。正式開始了對渭河古橋的發掘。目前為止,共發現了七座大橋。我們首先發掘了正對著漢長安城北墻中間城門的大撟,即廚城門大橋。通過發掘和鉆探資料了解到該橋是長880米、寬20米的木梁柱石面橋。目前已發現了三百多根高9米、直徑60厘米的木梁柱正矗立在謂河故道內,場面十分壯觀。該橋建于秦漢,一直使用到宋代,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規模最大的橋梁,是張騫通西域走過的大橋,即是絲綢之路第一橋。新華社、光明日報、中央電視臺、省市電視臺各大報紙等等幾十家媒體都對此進行了專題報導。在中國乃至國際考古界影響非常大。國內同行及國際友人紛紛前來參觀,熱鬧非凡,都感覺到非常〝震撼〞。現在對古橋址的發掘工作還在繼續進行中。我們從2012年9月始至今還正在繼續進行的另一項重大任務是漢武帝修建的昆明池鉆探和發掘任務。此項工作是省市聯合進行的重點項目,在確定昆明池范圍過程中,我們還意外地找到了鎬京的東側壕溝,這樣就確定了西周首都鎬京的東界。社科院歷史所副所長王震中先生在河南南陽開會時見到我說:“李老師,你們功不可沒,解決了幾代人都沒有解決的問題呀!”我們于2013年四月又接受了西安市文物局交給的秦漢臨時首都櫟陽城的考古工作。目前這項工作正在繼續進行中。任務一個接一個,雖然累一些,但是覺得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心情十分舒暢。
         

        2012年西安市渭橋遺址發掘鉆探
         

        2012年昆明池遺址調查


         

        2012年西安渭橋遺址調查
         

        2013年西安市閻良區櫟陽城遺址鉆探

         

        2012年西安周至漢代遺址調查

         
          我現雖已是年愈古稀之人還仍然堅持在考古第一線,這實在是因為我難以割舍為之奮斗了幾十年的考古事業呀!考古就是我的命,離開了它,我簡直就活不成了。2013年4月7日《天津日報》繼《中華英才》雜志后再一次介紹了我的生活工作情況。該文被我們小叔子的上司——天津市某單位領導見到了,他一口氣讀完了全文,很激動。就立刻給我們小叔子打電話,要他趕緊去買報紙,說該文寫得真實可信,使他很受感動。當然,我能在考古一線干到現在除了一些重要因素外還有一個必要因素。那就是我身體較好,這緣于我長期堅持體育鍛煉的結果。多年以來我以各種形式鍛煉身體不間斷,一年365天鍛煉身體不間斷。所以能夠應對我們考古隊大體量的工作量。不管是炎熱高溫的三伏天還是寒冷的三九天,雖是古稀之年,我都是〝我自巋然不動〞,沒有累倒、沒有病倒。經受住了各種嚴峻的考驗,挺了下來。我吃了幾十年老陜做的飯,聽了幾十年老陜的“秦腔”,我忘不了房東大娘擔心我肚子著涼特地給我做了棉兜肚,我割舍不下三秦父老對我的撫育之情呀!這也是我能繼續堅持在考古第一線的另一個因素吧!當然,我畢競年齡大了,也要聽從同事、朋友的好言相勸,做什么事都要有個度,不要過度勞累,俗話說細水長流,只有這樣才會延長我干田野考古的年限,才能會為我一生鐘愛的考古事業繼續努力盡可能地多做些工作。
                            
        二零一三年八月於上林苑考古隊駐地
         
        作者:李毓芳,生于一九四三年四月三十日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退休研究員。至今作者雖然已經75歲,但在考古第一線仍能見到她的身影。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考古網
        分享到:
        版權所有: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號(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備案號:京ICP備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訪問者

         
        學者風采

        李毓芳:退休后的2003-2013年

        發布時間: 2018-02-12

          我於2003年退休,今年整退休10年了(70歲)。10年來,我未離開我所鐘愛的考古事業,未離開考古第一線。退休前,我女兒一直擔憂,怕我退休后離開了幾十年的田野考古工作呆在家里,非憋出病來不可,事實證明她的擔心多余了。因為在我退休的前一年,國家文物局就把一項重大的考古任務交給了我,使我田野考古的生命得以延長,當然這也是國家考古事業的需要。
         
          記得那是2002 年夏季的一天,我老伴劉慶柱對我說:“小白(白云翔,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長)讓我轉告你,國家文物局要你和西安市考古所一同去做阿房宮。”我一聽就說:“我明年就退休了,還是讓我在漢城隊干到最后吧!再者,我脾氣特別急,又心直口快,影響了和西安市文物部門的關系怎么辦?”我老伴也認為我辦事太較真,怕合作不好,說:“你不想去就算了。”過了幾天,我老伴又對我說:“國家文物局還是堅持要你去做阿房宮,那你就去吧。”我說:“既然這樣我只好去了。”事后,我在慶祝西安市文物保護考古所十周年大會參觀完庫房后的座談會上,聽國家文物局關司長說:“根據李嵐清副總理‘趕快做好阿房宮的調查工作,以便進行保護’的指示,要盡快成立考古隊,去做阿房宮的考古工作。當時考慮到在全國秦漢考古工作者中劉所長和李老師做都城考古對宮殿發掘經驗豐富,去做阿房宮考古比較合適,因為劉所長不可能長期蹲在一個考古工地,而李老師有條件盯在考古現場,故我們請李老師去做這個工作了。”
         
          2002年8月我到西安與市文物保護考古所協商組隊問題。社科院考古所由我和張建鋒參加。西安市所由所長孫福喜、副所長尚民杰及副研究員王自力參加,由我擔任領隊,孫福喜為副領隊,我們一致同意聘請劉慶柱當顧問,自此阿房宮考古隊正式成立。
         
          王自力同志在趙家堡租到了一座農家小院,進行了簡單修繕,買了床、桌椅、板凳、被褥等。市所派了兩個技工(小王和小嚴)住進了考古隊駐地,由女房東負責做飯。十月份考古隊就地招進了民工,開始了對阿房宮遺址的勘探和發掘。
         
          考古隊工作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確定阿房宮的范圍,給國家制訂保護阿房宮遺址的規劃提供科學依據。
         
          考古隊首先選定了立有保護標志的阿房宮主殿即前殿遺址做工作。那一天,我、老劉、孫所長、王自力同志等同技工和全體民工扛著探鏟浩浩蕩蕩一起登上了位于西安西郊、三橋鎮西南的前殿遺址夯土臺基。臺基很大,除了果樹以外全部是麥田。我們決定從殿址西部入手開始勘探。當時老劉還對大家說:“臺基這么大,上面應該是個宏偉的宮殿建筑群,有皇帝辦公的大朝正殿、下朝后休息的寢殿、皇后的宮殿及大臣們、警衛們、宮女們等等所呆的地方......”
         
          因我在漢城隊的發掘任務還沒結束,故當時我還要回到那里去,但要經常到阿房宮隊來。這里的日常工作就由王自力負責。
         
          鉆探了一個多月后,未發現秦代宮殿建筑遺跡。我決定發掘兩個探方看看情況。結果在探方內也未見秦代文化層,未發現秦代建筑材料、也沒有宮殿建筑遺跡,只有東漢乃至宋代的磚瓦殘塊。看到這情況,我覺得全身發涼,真是從頭涼到腳了。站在探方內,我半天說不出話來。怎么會是這樣?在阿房宮前殿遺址的夯土臺基上居然沒有秦代堆積層,沒有秦代建筑材料,沒有發現秦代宮殿建筑的一點遺跡,這太奇怪了。我發掘了幾十年的秦、漢宮殿建筑,從沒有出現過這樣的事情。那么阿房宮的建筑哪里去了?春節回到北京,我也沒跟老劉說此情況,心情一直很郁悶。春節剛過,我就到了阿房宮考古工地工作,加大力度,使鉆探、發掘工作向夯土臺基東部推進。我采取了密集以梅花布點的方式勘探,一平方米鉆五個探孔。即使這樣,我還是怕遺漏掉任何一點遺跡現象,密集之處,隔0.2米就鉆個孔。鉆探的同時,還開探溝數十條,最長的探溝長65米、探溝最寬為4米。
         

        上林苑4號遺址宮殿建筑的發掘
         
          2003年3月份,我徹底完成了在漢城隊所擔負的發掘任務,就與張建鋒一起住進了阿房宮考古隊駐地。就此,我的全部精力都放到了阿房宮遺址的考古工作上面。
         
          當時因前殿遺址是位于西安市和長安縣兩不管的交接處,社會治安較亂。賭博、吸毒的很多,搶劫、偷盜事件多有發生。我時刻擔心出事,故要求考古隊駐地的大門總是處于緊閉狀態。
         
          阿房宮遺址的考古勘探和發掘工作緊鑼密鼓地進行著,每天都很累,可是租住的房子出了問題,故在2004年四月底,考古隊又搬到了聚駕莊的一座院子里,并且另找了一位農村婦女做飯。一直到阿房宮考古隊工作結束,我們都一直住在那里。
         
          考古隊的勘探和發掘工作抓得很緊,每年過了春節就開工,到第二年的春節前夕才停工,工作進展很快。到2003年12月,夯土臺基上面沒有被房屋、水泥路面等覆壓的部分基本都進行了考古工作。在12月5日,考古隊召開了新聞發布會,由我介紹了阿房宮考古隊一年多來的考古收獲。新華社、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文匯報、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及陜西省和西安市的電視臺等國內多家新聞媒體都參加了。當我帶著各路記者到夯土臺基上面參觀現場時,我很不經意地對記者說:“我們在臺基夯面上面怎么沒發現一點火燒痕跡呢?看來好像項羽并沒有燒阿房宮。”不成想,就這樣一句話,第二天,各電視臺、報紙、網絡,鋪天蓋地,都說我給項羽平反了,項羽根本就沒有燒阿房宮等等。中央人民廣播電臺駐陜西記者站的站長當時就讓我在汽車里對全國人民說“項羽沒有火燒阿房宮。”我在北京的一高中女同學也給我打電話告訴我說:“我在北京聽到了你說阿房宮沒有被火燒的事情。”一時間全國大江南北都知道了項羽沒有火燒阿房宮的消息。那時考古隊的電話都快打暴了。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天晚上11點半的時候,我接到了浙江省電視臺的一位女記者給我打來的電話,她非常激動,說:“太難了,今天是上天保佑我,終于給您打通了電話,我們這里早已準備好了畫面,就是請您給這畫面配音,讓觀眾親耳聽到您這位阿房宮考古第一線的專家根據考古資料說出項羽根本就沒有火燒阿房宮的事實。”當然我滿足了她的要求。
         
          屆時,全國文物考古工作會議正在廣州召開。有個別學者不了解情況,長期脫離田野工作,在那里居然說:“項羽火燒的垃圾在農業學大寨農民平整土地時被拉跑了,所以才沒有發現火燒痕跡。”這話傳到了我的耳朵里,我真為這些知名專家學者說出這樣沒有水平又無知的話感到悲哀。假如位于下面被火燒的秦文化堆積層(即火燒的垃圾)被農民拉走了,那為什么位于上面的東漢、唐、宋等時代的堆積層卻還存在著?這是不可能有的事,這是最一般的、最普通的考古常識呀!為了找更有力的證據,我在村子里又進一步進行調查訪問,功夫不負有心人,居然找到了當年在阿房宮夯土臺基上面平整土地的兩位生產隊長。他們均回憶當年平整土地并沒有把臺子上的土都拉走,這就有力地回擊了那些自以為是、不了解情況就胡說八道的人。社科院考古所科技中心主任趙志軍研究員還特地去了那里,在夯土臺基各部的不同深度取回土樣,進行了植硅石分析,亦得出了該夯土基址未被大火燒過的結論。
         

        在阿房宮前殿T19工作

         
          我們在阿房宮前殿遺址上做了兩年多的考古工作,徹底究明了前殿遺址的范圍。其東西長1270米、南北寬426米,臺基高12米(從秦代地面算起)。在臺基南邊緣還發現了漢、唐時代的壕溝。在其南還發現了一處秦到漢初的鋪瓦遺跡。我們在臺基上進行了密集鉆探和發掘(凡是沒有被房屋所壓、水泥面所覆蓋之處包括廁所、兔子窩旁、花池中、羊圈內)。發現夯土臺基上西、北、東三面有夯筑土墻,南面還未筑墻。我們對北墻進行了發掘,墻頂部有護瓦塌下來。而在三面墻里的臺基上面未發現秦代堆積層,未發現秦代磚、瓦、瓦當等基本的建筑材料;未發現廊道、散水和壁柱、明柱及其礎石;未發現吃水、排水遺跡等等屬于秦代宮殿建筑的內涵。這就是說在夯土臺基上面根本就沒有秦代宮殿建筑,當時只是建筑了一個龐大的夯土臺基。
         
          九十年代,西安市文物部門發表的考古資料說阿房宮前殿遺址臺基南面是大廣場,并且有三條向北的登殿大道。通過我們的鉆探和發掘了解到不存在廣場,臺基南面全部為上下三層路土。最上面一層路土是在漢代文化層上之擾土上面的路土,質量不太好,即是后來的路土。下面兩層路土均為當年修筑臺基時勞役們踩踏而成,呈南低北高的坡狀,進入臺基內。當市文物局的副局長向德同志來參觀時,我就問他:“向局長,你看哪一層路土是你們所說的登殿大道呀?”他說:“沒有,沒有,當時我們沒有發掘,就以你們的考古資料為準吧!”國家文物局考古處的李培松同志來工地視察時還問我說:“李老師,登殿大道在哪里呀?”我向他做了詳細介紹,告訴他考古資料表明根本就不存在登殿大道。他點頭,表示認可。
         

        2012年阿房宮遺址介紹

         
          阿房宮前殿遺址的考古工作歷時二年多全部完成,得出了沒有建成和沒有被火燒過的結論。反過來我在查找文獻時,(去阿房宮工作前,我并沒有查文獻資料,因為我不愿意帶著條條框框去做工作,而是要用實際的考古資料去說明問題。)看到《史記》載:(始皇)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乃營作朝宮渭南上林苑中,先作前殿阿房……阿房宮未成。”這里要說明一點,戰國、秦、漢都是先建殿、再建宮、最后再建城。這里司馬遷明確指出,秦始皇在修建阿房宮時,先建的前殿,而從考古資料來看,前殿根本沒有建成,只夯筑了一座夯土臺基,上面沒有宮殿。南宋程大昌的《雍錄》載:“上可坐萬人,下可建五丈旗,乃其立模,期使及此。”就說明了這一點。故司馬遷在《史記》里說:“阿房宮未成,成,欲更擇令名名之。作宮阿房,故天下謂之阿房宮。”顯而易見,阿房宮根本就沒有建成。從考古資料來看,連前殿都沒有建成。我和老劉心里都明白,從考古資料來看,前殿未建成,從文獻分析來看,其它地方就不應再有阿房宮的建筑了。但是為了有更多考古資料做依據,我們還應該做更艱苦細致的考古工作。當年,中央電視臺《發現之旅》、《走近科學》、《講述》等欄目組和《光明日報》等都以這個主題思想進行了報道。考古隊當時則以更加認真負責的態度在北到渭河、南到昆明池北岸、西到灃河、東到河約135平方公里的區域內進一步尋找阿房宮的其它建筑,以便確定阿房宮的范圍。
         
          在阿房宮前殿遺址西南1200米處,有立著“阿房宮烽火臺遺址”保護標志的一座建筑遺址。我們對其就進行了勘探和發掘。確認該建筑的性質為一座高臺宮殿建筑而非烽火臺,從時代來看,它屬于戰國時代的秦國上林苑的建筑,即它比阿房宮建筑的時代要早。在前殿東500米處有立著“阿房宮上天臺”保護標志的建筑遺址。通過勘探和發掘,我們確認這里是一處以此高臺建筑為核心的宮殿建筑群,其時代從戰國秦延續到漢代,屬于秦漢上林苑的建筑。該遺址發掘結束后,陜西省考古所原焦所長和陜西省歷史博物館馬館長來參觀時,我向他們做了詳細介紹。對他們講了阿房宮前殿沒有建成的情況和所謂〝上天臺”不是阿房宮的建筑等等。焦所長聽了以后說:“我完全同意您的觀點,可是假如阿房宮建成了,那么這些建筑是否會劃到阿房宮的范圍里面去呢?”我回答說:〝不可能實現的假設是毫無意義的,事實上是阿房宮根本就沒有建成。這個問題只有去問秦始皇了。”焦所長再也沒有說什么了。在前殿遺址東北2000米的地方有立著“阿房宮磁石門遺址”保護標志的遺址。通過考古工作,我們確認這里根本不是門址,而是一座秦、漢上林苑中的高臺宮殿建筑。傳說磁石門是阿房宮的北門,是一座能檢驗出鐵兵器的安檢門。可是從戰國、秦代、漢代的考古資料來看,秦代是以銅兵器為主,故阿房宮也就沒有必要設置磁石門了。
         
          我們在對該遺址進行勘探發掘時,一位長者(武警學院離休干部),主動跟我說:“70年代,我在這里主持基建工作,要蓋樓房,發現這個土臺子都是層層土(夯土),就趕緊向市文物部門做了匯報。一位文物干部來了以后,查看了一下,就用手一指,說:‘這就是阿房宮的磁石門遺址’事后也沒見他們像你們這樣工作,就立起了‘阿房宮磁石門遺址’的保護標志碑。”聽了他的話,我不禁聯想到“阿房宮烽火臺遺址”和‘阿房宮上天臺遺址’的保護標志是否也是這樣立起的呢?因該遺址在武警學院內,故得到了很好的保護。他們還建了一個大牌樓,凡是有外國武官來交流時,他們都會把這些武官帶到這里來參觀。現在牌樓外面立了不少拴馬樁,在土臺子上面安裝了不少從農村找來的石磨和石碾子,這里已成了學員們早讀的場所。當我把考古資料證實這里不是阿房宮的建筑更不是磁石門遺址而是戰國時期秦國修筑的上林苑建筑告訴武警學院宣傳處處長時,他當時很驚訝,進而就說:“這更好嘛,它比阿房宮的時代還早。”后來《解放軍報》就登載了武警學院某宣傳干事的文章,以我們的考古資料為基礎,論述了該處不是阿房宮的磁石門遺址,而是戰國時秦國修建的上林苑。其一直沿用到了漢代,自然又成了漢代上林苑的建筑。考古隊開始在這里工作時,宣傳處處長很冷淡,愛搭不理的樣子。后來他被我們認真負責冒雨工作的精神所感動,要干部、學員都和我合影留念。每到課間休息時,學員們都會把我圍起來,不停地問這問那。當他(她)們得知我是北大考古專業畢業、已經做了幾十年的田野考古工作時都發出了贊嘆的聲音說:“老師,您真了不起呀!”當然我也不失時機地向他(她)們講解考古知識和宣傳每個公民都有保護文物古跡的義務等等。
         
          2007年12月,考古隊確定阿房宮范圍的工作基本完成。在135平方公里范圍內,除了前殿以外,再也沒有發現與其同時代的建筑。卻發現了多處秦漢上林苑的建筑和一處新石器時代遺存。這表明從考古資料來看,秦阿房宮的范圍與前殿夯土臺基的四至是一致的。也就是說現在立著“阿房宮前殿遺址”保護標志的建筑遺址就是后來人們所看到的、文獻里所記載的秦始皇在二千多年前修建的阿房宮遺址。《水經注•河水》載:“池水北經鎬京東,秦阿房宮西。”這里的“池水”指西周已有的“彪池”。雖歷經滄桑,但池水低洼的地勢仍清晰可見。它向北恰流經的就是“阿房宮前殿遺址”。這充分說明了《水經注》里所敘述的秦阿房宮指的就是阿房宮前殿。此外,在不少文獻中敘述阿房宮的時候,都把秦阿房宮稱作“阿城”。《漢書•東方朔》載:“舉籍阿城以南……”師古曰:“阿城,本秦阿房宮也。”唐《擴地志》載:“秦阿房宮亦曰阿城。”又宋敏求《長安志》載:“秦阿房一名阿城。……西、北、東三面有墻、南面無墻。”而考古資料表明,“阿房宮前殿遺址”夯土臺基上面東部、北部、西部三邊緣都有夯筑土墻,而南部邊緣未見夯筑土墻遺跡。這與《長安志》中所描述的“阿城”是一致的,這充分說明了“阿城”當時指的就是阿房宮前殿,也就是后來人們所認為的秦阿房宮。
         
          考古資料表明,阿房宮前殿沒有建成,即后來人們所認為的秦阿房宮沒有建成。司馬遷當時亦看到了沒有建成的“阿房宮前殿遺址。”故他認為秦阿房宮是一個沒有完成的宏偉工程。所以他在《史記》里明確地指出:“阿房宮未成”。《漢書•五行志》亦論述了秦阿房宮沒有建成:秦“復起阿房,未成而亡。”
         
          同時,考古資料表明阿房宮前殿沒有遭到大火焚燒,即后來人們所認為的秦始皇未修成的阿房宮沒有遭到大火焚燒。《史記•秦始皇本記》載:“項籍為從長,……遂屠咸陽,燒其宮室,虜其子女,收其珍寶貨財,諸侯共分之。”這說明項羽燒的是咸陽宮,20世紀 70年代在咸陽的考古發掘充分證實了這一點。現在看來,因為秦阿房宮只是一個上面東、西、北三邊緣有墻的夯土臺基,沒有建成宮殿,項羽也就沒有必要焚燒了。
         
          關于阿房宮考古隊得出的秦阿房宮既沒有建成亦沒有被火燒的結論由新華社、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央電視臺各頻道、《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人民政協報》、各省市電視臺、報紙等等中央和地方新聞媒體都做了詳盡報導,中央電視臺還拍了七個專題片滾動播出,直到現在也沒有停止過。《新華文摘》還全文轉載了我給《文史知識》寫的文章。由于各家媒體開足馬力的報導,秦阿房宮沒有建成亦沒有被火燒的結論在國內引起了很大的轟動,因為凡是學過中國歷史的人都知道秦始皇在2000多年前修建了宏偉壯麗的阿房宮,后來被項羽的一把大火給燒了,劉曉慶還拍了火燒阿房宮的電影等等。考古隊得出的新結論就如同發生了地震一樣。我到外地出差時,很多人都認出了我,并和我合影留念,到現在還是熱情不減。去年冬天,我和老劉在懸空寺考察時,一對旅游的中年夫婦正在頂層攝影,老劉先上去了,他們立刻認出了他,說:“您就是在電視上講曹操墓的劉老師吧?”老劉說:“是呀。”他們馬上就說:“我們和您合個影行嗎?”老劉說:“可以”。當他們正在合影時,我也爬上了頂層,并和老劉打招呼。這對夫妻馬上就說:“這不是在電視上說秦始皇修的阿房宮沒有建成也沒有被火燒的李老師嗎?原來兩位老師是一家子呀!我們一起合影吧。真沒想到今天能在這里碰上你們這對名人夫妻,太高興了。我們要把這張照片拿給家人、親戚、朋友、單位同事及周圍所有的人去看,讓他(她)們都共同分享我們的快樂。”我去河北某市開會吃早餐時,一位女副市長問我:“老師,您是做考古工作的吧?”我說:“對呀。”她說:“我是在電視上看到您的,是介紹您怎樣在艱苦的條件下,克服種種困難堅持干考古工作的,我看了非常感動。”飯后她立刻與我合影,并說:“真沒想到今天在這里遇到您本人,太幸運了。”今年春天,我去西安出差,在回京的火車上同車廂內,一位40歲左右的男青年問我說:“老師,您是考古工作者吧?”我說:“對呀。”他接著說:“我是在到西安辦事下火車時就認出了您,但是當時見您走得很匆忙,就沒好意思去打攪您,在電視上我多次見到您講秦阿房宮、漢未央宮等等。考古太神秘了,考古工作者太偉大了,尤其您又是年齡很大的女同志,還堅持在考古一線工作,讓我太佩服了。”接著他馬上就給愛人打電話,說:“你猜我在火車上遇到誰了?是咱們在電視上多次看到的講阿房宮考古的李老師!太好了,我今天可有機會能向她老人家請教考古方面的各種問題了。回家后我再給你轉達。”當晚,我們倆在火車上聊了幾個小時有關考古的種種問題。有時我在火車站等車時候被人認出來了,他(她們)還主動地幫我看行李。幾次我在火車上被人們認出來了,下火車后,他們就非常熱情地用出租車或是自家車把我送回了家,并說:“您能坐我們的車,我們能為您辦點事,我們感到非常榮幸。”我參加全國勞模團去外地休養時,居然成了核心人物,所到之處的省市領導都會認真聽我介紹阿房宮考古的最新成果。一次,我去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做節目,時間為一小時,可以和群眾互動、問答。節目開始,先由我介紹阿房宮考古情況,可時間還不到一半,主持人就對我說:“李老師,電話都打爆了,是從全國四面八方打來的,各個層面的人都有,都在詢問阿房宮到底被燒了沒有?”如此看來,阿房宮的問題在全國影響之大。當然我實事求是地、斬釘截鐵地回答了他們:“項羽根本就沒有燒阿房宮,燒的是秦咸陽宮和其它秦宮室。”我很欽佩的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知識分子對我說:“李隊長,你們改變了歷史,真了不起!”我說:“我們只是用客觀的考古資料還原了歷史的本來面目。”我還陸續受邀在清華大學、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上海博物館、復旦大學、西安多所大學、臺灣十幾所大學和廣州市文物工作會上做了40多場演講,均受到了熱烈歡迎。在大學里演講時,因座位不夠,很多同學是站著聽完的,我非常感動。每當這個時候,我都會給他們深深地鞠一個躬,表示感謝。在臺灣輔仁大學演講時,其間學生們又拍手又跺腳,可把我嚇壞了,以為要把我趕下講臺,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陣勢。他們的老師見狀,趕緊告訴我:“學生們拍手、跺腳是對你精彩的演講表示熱烈歡呼。”《中國日報》(英文版)以一版的篇幅向海外做了阿房宮考古最新成果的報導,并登載了我在工地現場的一張大照片。一次在我家所住樓房的電梯里,一個小伙子對我說:“阿姨,是您在做阿房宮的考古嗎?”我說:“對呀。”他又說:“我是在英國讀書時,看到一本英文雜志登載了您的照片和阿房宮考古的事。”看來阿房宮的事在國外影響也很大。
         
          考古隊做出了關于阿房宮的新結論后,某些極個別根本就不懂考古或沒做過宮殿建筑考古的人或是被觸動了一些利益的人發出了一些與事實不和諧的聲音:“什么地方還有土臺子哪,哪些地方還出土了瓦當呀,哪些地方還出土了玉杯呀,這些地方都應該是阿房宮呀!”等等。這些人錯誤地認為只要是土臺子、只要是出土了瓦當、玉杯等的地方就都應該是阿房宮。而他們根本就沒有分清建筑遺址的時代。阿房宮是建在秦上林苑內的,而當時上林苑里已有不少高臺宮、觀建筑。但是它們都比阿房宮建得早。漢代武帝又擴大了秦上林苑。那么秦漢上林苑里的宮、觀建筑遺址中都會有大量的瓦片、瓦當、金、銀、銅、鐵、玉和陶器等出土。但那都不屬于阿房宮的建筑。所以在判定某一個建筑遺址的時代和性質時,都要做認真細致的考古工作。在取得全面的考古資料之前,千萬不要胡言亂語,免得被人恥笑。
         
          阿房宮考古隊通過幾年來艱苦細致的工作,用詳實的考古資料證實了秦阿房宮既沒有建成亦沒有遭到大火焚燒。這得到了廣大考古工作者的認可和贊許。首先,阿房宮考古隊在幾年的工作中,考古所就是我的堅強后盾。我每年都在考古所年終匯報大會上做匯報,每次匯報都沒有人提問或表示疑義。特別是2008年1月,我做最后的總結匯報時,從所領導到學者都表示贊同。他們都認為:“考古隊的工作細致入微,勘探、發掘資料扎實可靠,所得結論明白無誤,這是中國考古史上的一件大事。”在我每次匯報時,不少物業人員都站在那里聽。他(她)們文化水平不太高,又是百分之百的外行。但是他們見了我都說“您說得太清楚了,因為阿房宮根本就沒有建成,所以項羽就沒有去燒。”
         
          阿房宮考古隊進行勘探和發掘期間,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官員及美國、日本、韓國等外賓,有部分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國家文物局和陜西省、市、區領導及各級文物部門的領導和相關同志都曾到了現場,特別是省內外不少考古界同行都到過我們的發掘工地,中國社科院考古所漢唐研究室所屬的各個考古隊都到過我們的現場。他們均對我們的工作給與了充分的肯定和認可。秦俑博物館40多位同行由館領導帶隊曾到我們發掘現場參觀。考古隊長劉占成在夯土臺基上對我說:“李老師,你們探得太密了,”我說:“這樣鉆探,就是為了不漏掉任何一點遺跡現象,就可以做到萬無一失了。”后來張仲立副館長還接受了中央電視臺和《光明日報》的采訪,對我們的工作給與了很大的支持。陜西著名秦漢考古專家王學理先生在考古專家石興邦老先生80歲生日的聚會上對我說:“我們考古工作者支持你!”后來王先生還和考古專家鞏啟明先生到我們的工地去參觀。王先生在接受中央電視臺《發現之旅》欄目采訪時說:“我們相信李毓芳對出土瓦片、瓦當的分期,因為幾十年來,她主要是挖了宮殿了,光和瓦片、瓦當打交道了。”在中央文史館和陜西人民政府合辦的《長安雅集研討會》上,聽了我關于秦阿房宮的發言后,一位臺灣學者張先生問王學理先生:“李先生對阿房宮做出的結論有問題嗎?”王先生肯定地回答說:“沒問題。”西北大學文化遺產學院副院長、原秦俑考古隊隊長段清波先生在參觀了我們的考古工地后,很快就在相關雜志上發表文章全面論述了秦阿房宮沒有建成的問題等等。 原西安市文物局文物處張達宏先生1993年曾負責在阿房宮做了三個月的考古勘探工作,他也來到了我們阿房宮考古隊勘探發掘現場,并對我說:“你們勘探比我們密得多,當年勘探時,我們基本上是10米一個探眼,所以不可能得出什么正確結論。”陜西師大歷史系的師生來到我們的發掘工地,認為值得他們學習的東西太多了。后來他們又邀請我去師大做了關于阿房宮的演講。2007年12月回北京的頭天晚上,我給西安市文物局總工韓保全先生打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話,向他詳細敘述了阿房宮考古隊六年多來所做的考古工作情況及所得出的秦阿房宮既沒有建成也沒有被火燒的結論。他說:“我曾經寫過一些關于阿房宮的文章,但是都沒有正式的考古資料做依據,現在阿房宮的問題應該以你們的考古資料為準。”
         
          2007年12月,我參加了全國政協文史委組織的視察中國大運河活動。在河南開封清明上河園內碰到了國家文物局局長單霽翔同志。他立刻對我說:“李老師,我在《光明日報》上面看到了有關阿房宮的報導,我們就承認這個考古事實吧!”他的話像一股暖流,流遍了我的全身。六年多以來,我所承受的巨大壓力一掃而光。風吹日曬雨淋;冬天在工地寒風刺骨,雙腳凍得生疼;左胳膊從肩膀發麻到手指長達幾個月;左膝蓋不甚扭傷;胃腸功能紊亂的毛病多次復發……我仍然堅持在發掘現場。咬緊牙關終于挺過來了。當時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堅持到底,要很好地完成國家文物局交給我的任務。關于阿房宮的問題要給全國人民一個滿意的答復。因為精神壓力太大,當年我的血壓之高壓已上升到了158—162。后來工作結束了,精神壓力小了,我的血壓也恢復到了正常水平。在清明上河園內,我還跟單局長說:“那些不屬于秦阿房宮的秦、漢上林苑建筑也應該保護起來。”單局長說:“那當然,因為那些也是兩千多年前的建筑呀。”聽了他的回答,我一直提著的心終于放下來了。同時這也使市文物保護部門得到很大安慰,即不會因為阿房宮沒有建成而縮小其保護范圍,反而是應該保護的文物古跡范圍更大了。
         
          在我們做阿房宮考古工作期間,劉慶柱是考古隊的顧問。所以當我們每做完一個遺址的發掘工作時,他都會在百忙之中,去現場考察。對我在發掘后所做出的結論都非常認可。這給了我很大的支持和鼓勵,使我能夠鼓足勇氣,在種種壓力下,克服重重困難,圓滿地完成了國家文物局交給的秦阿房宮考古工作任務。同時,也交上了一份讓考古工作者乃至全國人民都滿意的答卷。人民出版社于2010年出版的《中國考古發現與研究》(1949—2009年)一書中充分肯定了我們對秦阿房宮遺址考古的最新成果;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于2010年出版的《中國考古學•秦漢卷》一書中詳細論述了我們對秦阿房宮做出的沒有建成亦沒有被火燒的科學結論。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所編輯的最新歷史書《中國通史讀本》就已經采用了我的關于阿房宮沒有建成和沒有被火燒的結論。2012年國家文物局已經通過了根據我們考古資料劃出的阿房宮遺址范圍所制定出的《關于阿房宮遺址的保護規劃》。這表明我所做出的關于阿房宮的結論得到了國家正式承認。這是我退休后六年多的考古工作所取得的豐碩成果,六年多的血汗沒有白流。完成了國家文物局交給我的阿房宮考古工作任務后,我于2008年3月徹底離開了考古隊。阿房宮考古隊的歷史使命也已完成了。
         

        漢長安城未央宮骨簽的研究

         
          我雖然離開了考古第一線的工作。但還繼續從事考古及其相關的研究工作。我參加了社科基金重點課題和院重點課題“骨簽的考古發現與研究”的工作;參加了院重大課題“中國古代都城的考古發現與研究”的工作;參加了院重點課題秦漢卷的編寫工作;多次參加全國政協文史委組織的大運河、蜀道申遺的考察活動及其相關的學術研討會;多次參加中國古都學會的學術研討會、漢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秦文化學術研討會、中國秦漢史學會、中國魏晉南北朝史學會會長聯席會議及考古專業學生的博士論文答辯工作。在大陸、在臺灣作了四十多場關于“秦阿房宮沒有建成亦沒有被火燒”的演講,整天忙忙碌碌生活得特別充實。
         
          但我還想著有朝一日能重返考古第一線。俗話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曾兩次做夢夢見與漢長安城考古隊的同事在工地發掘的情形,與阿房宮考古隊的同事在阿房宮遺址鉆探的場面。我高興得從夢中醒來。 2010年11月,我應邀到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參加秦陵發掘的論證會。社科院考古所王巍所長說要成立上林苑考古隊,2011年1月,在考古六大發現報告會前,王巍所長告訴我,我正式成為這一考古隊中的一員。我心花怒放,激動之情難於言表。立刻把這消息告訴我老伴劉慶柱老先生。他同樣為我有機會重返考古第一線感到高興。
         
          新考古隊成立了,有很多手續要辦,有很多準備工作要做。我做了充分準備,時刻聽從召喚。2011年5月,我到醫院做了腎囊腫微創手術,這樣就輕松了,只要隊長一聲令下,我隨時都可以打起背包就出發,沒有任何后顧之憂了。                                  
         
          2011年10月18號,我終于來到了考古隊駐地,仍然住到了我在做阿房宮考古工作時的房子里,又重新開始了我朝思暮想的田野考古的生活。
         
          有些外行人對我退休后還這樣積極地去考古工地很不理解,認為我是為了掙錢(在工地有一定的補助費),其實他們并不知道西安最大的一家拍賣行以比我在工地發的補助費高得多的價錢聘我當顧問,都讓我婉言拒絕了。
         

        2012年西安市東馬坊遺址調查
         

        上林苑4號遺址的發掘

         
          到考古隊后,我們開始的工作就是對阿房宮周圍的上林苑遺址進行全面普查。我記得第一次去的就是灃河西側的東馬坊遺址。這是一處戰國時代的高臺宮殿建筑遺址。保存尚完整,我和劉瑞都爬到了最高處。雖然自己已是68歲了,但是面不改色心不跳。說明自己體力還行。我們又向老農詢問了高臺建筑原來的范圍,時隔兩年我又再次聽到了40多年來聽慣了的“秦腔”,倍感親切。我們還要經常到現代的墳地里去調查,因為那里可能保存著較多的古代建筑上面的磚瓦等材料,以便我們判斷建筑遺址的時代和分布范圍。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頭天夜里剛下過雨,路很滑,要跨過一條溝才能到一片墳地里。劉瑞怕我滑倒,就讓我先在溝邊等著,他去前面探路,然后再回來拽我。我們先下溝、再上溝,再爬坡才到墳地里,情景很瘆人。有人對我說:“您身體好可能跟長期在農村考古呼吸新鮮空氣有關吧?我說:“考古不一定都是在新鮮空氣中進行。2000年我們在漢長安城長樂宮發掘排水管道就是在垃圾坑內進行的。天氣炎熱,臭氣熏天,發掘了一個多月才完工。2011年--2012年上半年我們在窩頭寨鉆探時,有些天一直在圍著一個屬于西安市西郊的又大又深的垃圾坑轉悠,坑內冒著各種氣味的黑煙,嗆得嗓子眼兒出不來氣,不斷流淚。此外,我們在蚯蚓地里也鉆探了很長時間,牛糞,馬糞,豬糞...合在一起臭不可聞,都喘不過氣來。更有甚者,在昆明池鉆探時,我還一腳踩到了上面,可想而之,我當時感到非常惡心,下班回到駐地,我趕緊去刷鞋,要不是特別餓的話,我晚飯真是吃不下去了。〞當我問起養蚯蚓老板蚯蚓去向時,他們回答一是送往化肥廠,二是送往化工廠生產化妝品。我聽了大吃一驚,難道那些愛美女士們往臉上抹的昂貴的化妝品就是用這些東西生產出來的嗎?太不可思議了。此外,不管是三伏天還是三九天,考古隊的工作從沒有停止過。2012年三伏天,在發掘紀楊寨遺址時,我要每天全天候盯在那里,從登記男工、女工人數開始,還要統計架子車數目。發掘開始,就要看遺跡現象,要不斷地挑選遺物。艷陽高照,汗珠掉到地上,衣服濕透了。一天午飯后,我覺得頭很沉、發蒙。真想下午不去了,能夠緩口氣。可是想到當時隊里實在沒人了。隊長劉瑞亦是忙得喘不過氣來,我硬是咬緊牙關堅持下來了。我堅信,無論在什么情況下,堅持就是勝利!
         

        2012年窩頭寨遺址發掘

         
          我們的考古隊正式工作人員所里就派了我和劉瑞隊長二人,而我們的工作范圍卻有2千平方公里之大,人員少任務重。在2012年7月我們和陜西省考古研究院、西安市考古研究院聯合組成了渭河古橋址發掘隊。正式開始了對渭河古橋的發掘。目前為止,共發現了七座大橋。我們首先發掘了正對著漢長安城北墻中間城門的大撟,即廚城門大橋。通過發掘和鉆探資料了解到該橋是長880米、寬20米的木梁柱石面橋。目前已發現了三百多根高9米、直徑60厘米的木梁柱正矗立在謂河故道內,場面十分壯觀。該橋建于秦漢,一直使用到宋代,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規模最大的橋梁,是張騫通西域走過的大橋,即是絲綢之路第一橋。新華社、光明日報、中央電視臺、省市電視臺各大報紙等等幾十家媒體都對此進行了專題報導。在中國乃至國際考古界影響非常大。國內同行及國際友人紛紛前來參觀,熱鬧非凡,都感覺到非常〝震撼〞。現在對古橋址的發掘工作還在繼續進行中。我們從2012年9月始至今還正在繼續進行的另一項重大任務是漢武帝修建的昆明池鉆探和發掘任務。此項工作是省市聯合進行的重點項目,在確定昆明池范圍過程中,我們還意外地找到了鎬京的東側壕溝,這樣就確定了西周首都鎬京的東界。社科院歷史所副所長王震中先生在河南南陽開會時見到我說:“李老師,你們功不可沒,解決了幾代人都沒有解決的問題呀!”我們于2013年四月又接受了西安市文物局交給的秦漢臨時首都櫟陽城的考古工作。目前這項工作正在繼續進行中。任務一個接一個,雖然累一些,但是覺得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心情十分舒暢。
         

        2012年西安市渭橋遺址發掘鉆探
         

        2012年昆明池遺址調查


         

        2012年西安渭橋遺址調查
         

        2013年西安市閻良區櫟陽城遺址鉆探

         

        2012年西安周至漢代遺址調查

         
          我現雖已是年愈古稀之人還仍然堅持在考古第一線,這實在是因為我難以割舍為之奮斗了幾十年的考古事業呀!考古就是我的命,離開了它,我簡直就活不成了。2013年4月7日《天津日報》繼《中華英才》雜志后再一次介紹了我的生活工作情況。該文被我們小叔子的上司——天津市某單位領導見到了,他一口氣讀完了全文,很激動。就立刻給我們小叔子打電話,要他趕緊去買報紙,說該文寫得真實可信,使他很受感動。當然,我能在考古一線干到現在除了一些重要因素外還有一個必要因素。那就是我身體較好,這緣于我長期堅持體育鍛煉的結果。多年以來我以各種形式鍛煉身體不間斷,一年365天鍛煉身體不間斷。所以能夠應對我們考古隊大體量的工作量。不管是炎熱高溫的三伏天還是寒冷的三九天,雖是古稀之年,我都是〝我自巋然不動〞,沒有累倒、沒有病倒。經受住了各種嚴峻的考驗,挺了下來。我吃了幾十年老陜做的飯,聽了幾十年老陜的“秦腔”,我忘不了房東大娘擔心我肚子著涼特地給我做了棉兜肚,我割舍不下三秦父老對我的撫育之情呀!這也是我能繼續堅持在考古第一線的另一個因素吧!當然,我畢競年齡大了,也要聽從同事、朋友的好言相勸,做什么事都要有個度,不要過度勞累,俗話說細水長流,只有這樣才會延長我干田野考古的年限,才能會為我一生鐘愛的考古事業繼續努力盡可能地多做些工作。
                            
        二零一三年八月於上林苑考古隊駐地
         
        作者:李毓芳,生于一九四三年四月三十日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退休研究員。至今作者雖然已經75歲,但在考古第一線仍能見到她的身影。
         
         

        作者:李毓芳

        文章出處:中國考古網

        久免免费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