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v593s"></tt>
    1. <video id="v593s"></video>
    2. <small id="v593s"></small>

         
        當前位置: 首頁公共考古
        公共考古
        阿富汗文物:人類的遺產 共同的守望——“阿富汗國家寶藏”展在鄭州博物館開幕
        發布時間:2018-05-29    文章出處:國家文物局    作者:徐秀麗    點擊率:
          “我們也注意到中國人民對展覽很關注,也非常感謝中國人民的關注,希望在鄭州博物館的展覽能讓更多觀眾了解阿富汗的歷史,了解那些文物背后的故事。”阿富汗國家博物館文物修復專員阿卜杜拉說,“希望阿富汗國寶能在中國更多的城市展出,成為中阿兩國緊密聯系的橋梁。”

          5月25日,“阿富汗國家寶藏”展在鄭州博物館開幕了。


        阿伊•哈努姆遺址出土公元前3世紀神像圖案飾板


        法羅爾丘地出土公元前2200-前1900年金幾何紋杯

          精品文物訴說古代文明交往

          飾板上頭戴花冠的人像是希臘自然女神西布莉,手持長棍和韁繩,有翼的人像是勝利女神,二神立于一輛由雙獅所拉的戰車上。衣冠、巨輪高欄的阿契美尼德式戰車、階梯狀的祭臺,明顯具有敘利亞和伊朗地區的特征。太陽神、新月和星星一同出現在天空中。該文物代表著希臘神靈信仰一直在中亞地區延續著。阿富汗國家博物館館長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介紹到這件有代表性的文物時臉上難掩自豪之情,“這一描繪希臘自然女神西布莉的圖案飾板是阿伊•哈努姆遺址發現的最古老文物之一。”

          “阿富汗國家寶藏”展共展出阿富汗國家博物館收藏的231件(套)珍貴文物,以法羅爾丘地、阿伊•哈努姆、蒂拉丘地和貝格拉姆4處考古遺址為線索,勾勒出古代阿富汗的早期歷史進程,展現出古代阿富汗多元的文明圖景。

          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說,阿富汗作為古代商道的十字路口,來自不同文化和地區的人曾在此匯聚貿易。不同文明的接觸深刻的影響著當地的文化,最初的文化交流與交互影響的痕跡鐫刻在阿富汗不同地區考古發掘出土的文物上。展覽中每一件文物都呈現了阿富汗的特質。與此同時,這些文物巧奪天工的技藝會讓人瞠目結舌。這些精美的文物也展現了古代阿富汗藝術家和手工藝人的天賦和創造力。

          展覽中時代最早的展品是1966年出土于法羅爾丘地的一組窖藏金器。這些金器相對完整,年代約在公元前2200年至前1900年,時代大致相當于中國的夏王朝。法羅爾金器上的造型紋飾體現了非常多元的文化因素,表明阿富汗境內阿姆河上游地區的早期青銅文明,與兩河流域、古代印度和中亞地區等鄰近地區關系密切,顯示出阿富汗早期文明甫一誕生即與歐亞大陸的歷史文化密不可分。

          展覽中成組的帶有古希臘風格的雕塑、文字、建筑裝飾、日晷等精美展品來自阿伊•哈努姆遺址。阿伊•哈努姆城是東方希臘化時代的文化中心,是公元前4世紀下半葉亞歷山大大帝東征的產物。法國考古學家經過多年考古發掘,在阿伊•哈努姆發現有神廟、宮殿、圓形劇場、體育場、圖書館等城市建筑遺址,遺址出土的眾多文物反映了當時這座城市主人的信仰和生活方式。

          展覽的最大亮點是出土于蒂拉丘地墓葬群的眾多金器。這些璀璨奪目的金器,包括造型奇美、巧奪天工的純金王冠;裝飾有多組希臘酒神狄俄尼索斯徽章、工藝精湛的純金腰帶;足金打造的巴克特里亞阿芙洛狄忒金像的胸飾、騎海豚的厄洛斯金鉤扣,以及鑲滿綠松石的黃金寶劍、嵌有眾多寶石的黃金項鏈等等,美輪美奐,熠熠生輝。

          據學者研究,蒂拉丘地墓葬群的埋藏年代在公元25至50年之間,此一時期正值貴霜帝國的勃興之際,來自歐亞草原的游牧部落,取代希臘人在巴克特里亞(我國歷史上所稱的“大夏”)的統治,這批游牧民族正是《史記》所載從中國遷徙而來的大月氏。因此,巴克特里亞黃金寶藏中很多金器都帶有東方中國的因素。

          “來自中國的大月氏則是解讀此次展覽的重要鑰匙。從某種程度上,觀眾可以循著阿伊•哈努姆的城市遺跡、蒂拉丘地的黃金之墟,以及貝格拉姆的貴霜夏都或絲路貨棧,一路追尋從中國河西走廊和祁連山脈西遷又南徙的大月氏的足跡。”河南省文物局外事處副處長陳彥堂說。


        阿伊•哈努姆遺址出土公元前2世紀人面具噴水口


        蒂拉丘地出土純金王冠

          保護文化遺產的篤定決心

          1978年,希臘裔前蘇聯考古學家維克托•薩瑞阿尼迪在阿富汗北部的蒂拉丘地發現了數座古代游牧民族的墓葬和遺址,發掘出土了古代黃金制品21618件,被視為當今絲綢之路上最偉大的考古發現之一,其年代可以遠溯到公元前327年建立的中亞古國——巴克特里亞王朝。

          巴克特里亞為古希臘人對阿富汗東北部地區的稱呼,曾經是古波斯帝國的領地,公元前339年,被亞歷山大大帝征服,建立了巴克特里亞城邦。在中國的古書上,稱其為“大夏”國。公元145年,北方游牧民族入侵巴克特里亞,希臘人撤退時匆匆掩埋了他們的金銀財寶,巴克特里亞寶藏最后都落入了貴霜人之手。百余年后,貴霜帝國沒落,這些寶藏作為隨葬品又被埋進了地下。

          巴克特里亞寶藏出土后,馬上被送到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曾經被展示于阿富汗國家博物館的一個金碧輝煌的展廳里,供人們欣賞。巴克特里亞寶藏里有古希臘的硬幣、中國漢代的銅鏡、印度的象牙梳子,可以想見當年絲綢之路上多元文明的融匯。

          在阿富汗長期戰亂中,人們一直擔心這些珍貴文物的命運,特別是擔心被控制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找到,擔心他們把古老珍貴的黃金制品偷偷熔化成金條。

          1996年,塔利班武裝分子進入喀布爾后,大肆破壞阿富汗文物,首當其沖的便是國家博物館。巴克特里亞寶藏成為塔利班分子的首要尋找目標。

          阿富汗國家博物館員工始終對文物的下落守口如瓶,他們熬過了塔利班的嚴刑拷打,即使昏迷也堅持不透露秘密,從而成功阻止了塔利班的劫掠。

          2003年,塔利班政權被推翻,阿富汗迎來短暫的穩定。阿富汗國家博物館前館長馬蘇迪覺得沒有必要再保持沉默,回到首都喀布爾,來到封存文物的地下金庫,打開了寶藏的大門。

          經歷多年的動蕩紛爭,這批沉睡的文物,終于再次被世人看到了它們的光芒。

          這批文物不僅代表阿富汗的過去,也見證了阿富汗的包括文博工作者在內的人們守護文明的歷史。

          阿富汗國家博物館有一句家喻戶曉的箴言,鐫刻在博物館門口的石板上:“文化存,國家生”。 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說:“這一字一句都表達著我們無論如何都要保護我們文化遺產的篤定決心。文化遺產是我們的身份,失去了它就失去了身份。因此,我和我的同事們都為自己是博物館的一份子,為博物館帶來的變化而倍感驕傲。在我來中國的前兩天,我將阿富汗國家博物館藏文物呈現在了非常重要的伊斯蘭藝術展上。”


        貝格拉姆出土公元1世紀彩繪大口玻璃杯

          守望文明是一種責任

          2006年起,這批阿富汗文物開始了世界巡展之旅,足跡遍及法國、意大利、荷蘭、美國、加拿大、德國、英國、澳大利亞、日本、韓國等國家。

          2017年春天,它們來到了我國,先后在故宮博物院、敦煌研究院、成都博物館展出,鄭州博物館是第四站。中國文物交流中心副主任趙古山介紹,“隨后,這批文物還會在深圳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等博物館展出。”

          “阿富汗的文化遺產,也是人類的共同文化遺產,阿富汗的文博工作者為了保護文物付出了大量心血甚至生命,我們作為文博工作者也有責任把它們守護好、展示好。”鄭州博物館副書記、副館長郭春媛說。

          堅定更好的展示這批阿富汗文物內涵的決心,激勵著每一站的策展人不斷創新,努力尋求著各自不同的展品組合與敘述方式。

          故宮博物院以“浴火重生”為主題,開始了在中國的第一場展覽,主要強調的是其歷經戰爭的洗禮,突出文物來之不易。

          在敦煌研究院展出的主題,是“絲路秘寶”,突出絲綢之路的文化交流,以及阿富汗文物的神秘。

          而成都博物館則以“文明的回想”作為重點,意在通過文物,表達阿富汗與中國,特別是展出地四川,在歷史、文化、經濟上的聯系。

          “此次展覽是鄭州博物館承接的首個外展覽。”郭春媛告訴記者,河南作為絲綢之路的東方起點、鄭州作為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城市,從古至今在文化的傳播交流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此次展覽以‘阿富汗國家寶藏’為名,展現出文物的價值和內涵,以及與鄭州、河南的深厚關系。

          另外,從展覽中對蒂拉丘地大量金飾品的擺放上,也展現了博物館策展人的努力。

          故宮博物院展覽中的金飾陳列采用的是幾何圖案;敦煌研究院展覽中的金飾陳列參照了巴米揚與敦煌石窟中的套斗藻井造型;成都博物館展覽中將金飾擺放為博物館館標的形狀。 

          “鄭州博物館則沒有特意擺出形狀,單純呈現文物本身之美。”郭春媛說。

          在國內的每一站展覽期間,不同的博物館配合展覽都開展了一系列的講座、社教等活動……全方位立體式地盡情展現了這個古老、多舛又燦爛的國度。

          阿富汗文物展不僅給中國觀眾帶來了美的享受,更讓人們深刻了解到阿富汗被歷史車輪碾過的傷痛痕跡與歷史賜予這個國度的無上榮耀。

          “在中國展覽以來,我發現一些中國年輕學者開始學習和研究阿富汗的歷史和文化。阿富汗的大學生也樂于學習漢語,愿意了解更多中國的文化。中國的博物館和阿富汗的博物館建立了友好關系,甚至中國的考古學家也愿意參與發掘阿富汗的遺址遺跡,尤其是古代絲綢之路沿線上的遺跡。正因為阿富汗文物展,公眾對中阿兩國的了解達到了前所為有的高度。” 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說。

          我們相信,當某一天,阿富汗文物回到故土時,它們不僅帶著所到巡展每一站的觀眾滿滿的祝愿,一路旅途中的美好也會增添在它們的歷史記憶中,再見時,它們會以更加昂揚的姿態展現在我們面前。

        責編:韓翰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考古網
        分享到:
        版權所有: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號(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備案號:京ICP備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訪問者

         
        公共考古

        阿富汗文物:人類的遺產 共同的守望——“阿富汗國家寶藏”展在鄭州博物館開幕

        發布時間: 2018-05-29

          “我們也注意到中國人民對展覽很關注,也非常感謝中國人民的關注,希望在鄭州博物館的展覽能讓更多觀眾了解阿富汗的歷史,了解那些文物背后的故事。”阿富汗國家博物館文物修復專員阿卜杜拉說,“希望阿富汗國寶能在中國更多的城市展出,成為中阿兩國緊密聯系的橋梁。”

          5月25日,“阿富汗國家寶藏”展在鄭州博物館開幕了。


        阿伊•哈努姆遺址出土公元前3世紀神像圖案飾板


        法羅爾丘地出土公元前2200-前1900年金幾何紋杯

          精品文物訴說古代文明交往

          飾板上頭戴花冠的人像是希臘自然女神西布莉,手持長棍和韁繩,有翼的人像是勝利女神,二神立于一輛由雙獅所拉的戰車上。衣冠、巨輪高欄的阿契美尼德式戰車、階梯狀的祭臺,明顯具有敘利亞和伊朗地區的特征。太陽神、新月和星星一同出現在天空中。該文物代表著希臘神靈信仰一直在中亞地區延續著。阿富汗國家博物館館長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介紹到這件有代表性的文物時臉上難掩自豪之情,“這一描繪希臘自然女神西布莉的圖案飾板是阿伊•哈努姆遺址發現的最古老文物之一。”

          “阿富汗國家寶藏”展共展出阿富汗國家博物館收藏的231件(套)珍貴文物,以法羅爾丘地、阿伊•哈努姆、蒂拉丘地和貝格拉姆4處考古遺址為線索,勾勒出古代阿富汗的早期歷史進程,展現出古代阿富汗多元的文明圖景。

          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說,阿富汗作為古代商道的十字路口,來自不同文化和地區的人曾在此匯聚貿易。不同文明的接觸深刻的影響著當地的文化,最初的文化交流與交互影響的痕跡鐫刻在阿富汗不同地區考古發掘出土的文物上。展覽中每一件文物都呈現了阿富汗的特質。與此同時,這些文物巧奪天工的技藝會讓人瞠目結舌。這些精美的文物也展現了古代阿富汗藝術家和手工藝人的天賦和創造力。

          展覽中時代最早的展品是1966年出土于法羅爾丘地的一組窖藏金器。這些金器相對完整,年代約在公元前2200年至前1900年,時代大致相當于中國的夏王朝。法羅爾金器上的造型紋飾體現了非常多元的文化因素,表明阿富汗境內阿姆河上游地區的早期青銅文明,與兩河流域、古代印度和中亞地區等鄰近地區關系密切,顯示出阿富汗早期文明甫一誕生即與歐亞大陸的歷史文化密不可分。

          展覽中成組的帶有古希臘風格的雕塑、文字、建筑裝飾、日晷等精美展品來自阿伊•哈努姆遺址。阿伊•哈努姆城是東方希臘化時代的文化中心,是公元前4世紀下半葉亞歷山大大帝東征的產物。法國考古學家經過多年考古發掘,在阿伊•哈努姆發現有神廟、宮殿、圓形劇場、體育場、圖書館等城市建筑遺址,遺址出土的眾多文物反映了當時這座城市主人的信仰和生活方式。

          展覽的最大亮點是出土于蒂拉丘地墓葬群的眾多金器。這些璀璨奪目的金器,包括造型奇美、巧奪天工的純金王冠;裝飾有多組希臘酒神狄俄尼索斯徽章、工藝精湛的純金腰帶;足金打造的巴克特里亞阿芙洛狄忒金像的胸飾、騎海豚的厄洛斯金鉤扣,以及鑲滿綠松石的黃金寶劍、嵌有眾多寶石的黃金項鏈等等,美輪美奐,熠熠生輝。

          據學者研究,蒂拉丘地墓葬群的埋藏年代在公元25至50年之間,此一時期正值貴霜帝國的勃興之際,來自歐亞草原的游牧部落,取代希臘人在巴克特里亞(我國歷史上所稱的“大夏”)的統治,這批游牧民族正是《史記》所載從中國遷徙而來的大月氏。因此,巴克特里亞黃金寶藏中很多金器都帶有東方中國的因素。

          “來自中國的大月氏則是解讀此次展覽的重要鑰匙。從某種程度上,觀眾可以循著阿伊•哈努姆的城市遺跡、蒂拉丘地的黃金之墟,以及貝格拉姆的貴霜夏都或絲路貨棧,一路追尋從中國河西走廊和祁連山脈西遷又南徙的大月氏的足跡。”河南省文物局外事處副處長陳彥堂說。


        阿伊•哈努姆遺址出土公元前2世紀人面具噴水口


        蒂拉丘地出土純金王冠

          保護文化遺產的篤定決心

          1978年,希臘裔前蘇聯考古學家維克托•薩瑞阿尼迪在阿富汗北部的蒂拉丘地發現了數座古代游牧民族的墓葬和遺址,發掘出土了古代黃金制品21618件,被視為當今絲綢之路上最偉大的考古發現之一,其年代可以遠溯到公元前327年建立的中亞古國——巴克特里亞王朝。

          巴克特里亞為古希臘人對阿富汗東北部地區的稱呼,曾經是古波斯帝國的領地,公元前339年,被亞歷山大大帝征服,建立了巴克特里亞城邦。在中國的古書上,稱其為“大夏”國。公元145年,北方游牧民族入侵巴克特里亞,希臘人撤退時匆匆掩埋了他們的金銀財寶,巴克特里亞寶藏最后都落入了貴霜人之手。百余年后,貴霜帝國沒落,這些寶藏作為隨葬品又被埋進了地下。

          巴克特里亞寶藏出土后,馬上被送到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曾經被展示于阿富汗國家博物館的一個金碧輝煌的展廳里,供人們欣賞。巴克特里亞寶藏里有古希臘的硬幣、中國漢代的銅鏡、印度的象牙梳子,可以想見當年絲綢之路上多元文明的融匯。

          在阿富汗長期戰亂中,人們一直擔心這些珍貴文物的命運,特別是擔心被控制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找到,擔心他們把古老珍貴的黃金制品偷偷熔化成金條。

          1996年,塔利班武裝分子進入喀布爾后,大肆破壞阿富汗文物,首當其沖的便是國家博物館。巴克特里亞寶藏成為塔利班分子的首要尋找目標。

          阿富汗國家博物館員工始終對文物的下落守口如瓶,他們熬過了塔利班的嚴刑拷打,即使昏迷也堅持不透露秘密,從而成功阻止了塔利班的劫掠。

          2003年,塔利班政權被推翻,阿富汗迎來短暫的穩定。阿富汗國家博物館前館長馬蘇迪覺得沒有必要再保持沉默,回到首都喀布爾,來到封存文物的地下金庫,打開了寶藏的大門。

          經歷多年的動蕩紛爭,這批沉睡的文物,終于再次被世人看到了它們的光芒。

          這批文物不僅代表阿富汗的過去,也見證了阿富汗的包括文博工作者在內的人們守護文明的歷史。

          阿富汗國家博物館有一句家喻戶曉的箴言,鐫刻在博物館門口的石板上:“文化存,國家生”。 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說:“這一字一句都表達著我們無論如何都要保護我們文化遺產的篤定決心。文化遺產是我們的身份,失去了它就失去了身份。因此,我和我的同事們都為自己是博物館的一份子,為博物館帶來的變化而倍感驕傲。在我來中國的前兩天,我將阿富汗國家博物館藏文物呈現在了非常重要的伊斯蘭藝術展上。”


        貝格拉姆出土公元1世紀彩繪大口玻璃杯

          守望文明是一種責任

          2006年起,這批阿富汗文物開始了世界巡展之旅,足跡遍及法國、意大利、荷蘭、美國、加拿大、德國、英國、澳大利亞、日本、韓國等國家。

          2017年春天,它們來到了我國,先后在故宮博物院、敦煌研究院、成都博物館展出,鄭州博物館是第四站。中國文物交流中心副主任趙古山介紹,“隨后,這批文物還會在深圳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等博物館展出。”

          “阿富汗的文化遺產,也是人類的共同文化遺產,阿富汗的文博工作者為了保護文物付出了大量心血甚至生命,我們作為文博工作者也有責任把它們守護好、展示好。”鄭州博物館副書記、副館長郭春媛說。

          堅定更好的展示這批阿富汗文物內涵的決心,激勵著每一站的策展人不斷創新,努力尋求著各自不同的展品組合與敘述方式。

          故宮博物院以“浴火重生”為主題,開始了在中國的第一場展覽,主要強調的是其歷經戰爭的洗禮,突出文物來之不易。

          在敦煌研究院展出的主題,是“絲路秘寶”,突出絲綢之路的文化交流,以及阿富汗文物的神秘。

          而成都博物館則以“文明的回想”作為重點,意在通過文物,表達阿富汗與中國,特別是展出地四川,在歷史、文化、經濟上的聯系。

          “此次展覽是鄭州博物館承接的首個外展覽。”郭春媛告訴記者,河南作為絲綢之路的東方起點、鄭州作為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城市,從古至今在文化的傳播交流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此次展覽以‘阿富汗國家寶藏’為名,展現出文物的價值和內涵,以及與鄭州、河南的深厚關系。

          另外,從展覽中對蒂拉丘地大量金飾品的擺放上,也展現了博物館策展人的努力。

          故宮博物院展覽中的金飾陳列采用的是幾何圖案;敦煌研究院展覽中的金飾陳列參照了巴米揚與敦煌石窟中的套斗藻井造型;成都博物館展覽中將金飾擺放為博物館館標的形狀。 

          “鄭州博物館則沒有特意擺出形狀,單純呈現文物本身之美。”郭春媛說。

          在國內的每一站展覽期間,不同的博物館配合展覽都開展了一系列的講座、社教等活動……全方位立體式地盡情展現了這個古老、多舛又燦爛的國度。

          阿富汗文物展不僅給中國觀眾帶來了美的享受,更讓人們深刻了解到阿富汗被歷史車輪碾過的傷痛痕跡與歷史賜予這個國度的無上榮耀。

          “在中國展覽以來,我發現一些中國年輕學者開始學習和研究阿富汗的歷史和文化。阿富汗的大學生也樂于學習漢語,愿意了解更多中國的文化。中國的博物館和阿富汗的博物館建立了友好關系,甚至中國的考古學家也愿意參與發掘阿富汗的遺址遺跡,尤其是古代絲綢之路沿線上的遺跡。正因為阿富汗文物展,公眾對中阿兩國的了解達到了前所為有的高度。” 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說。

          我們相信,當某一天,阿富汗文物回到故土時,它們不僅帶著所到巡展每一站的觀眾滿滿的祝愿,一路旅途中的美好也會增添在它們的歷史記憶中,再見時,它們會以更加昂揚的姿態展現在我們面前。

        責編:韓翰

        作者:徐秀麗

        文章出處:國家文物局

        久免免费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