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v593s"></tt>
    1. <video id="v593s"></video>
    2. <small id="v593s"></small>

         
        當前位置: 首頁公共考古
        公共考古
        80余件樂舞文物亮相“陜西古代音樂文物展” “金聲玉振”帶觀眾穿越周秦漢唐
        發布時間:2018-05-28    文章出處:文匯網—文匯報    作者:韓宏    點擊率:
           史前塤聲古樸悠遠,西周鐘磬金聲玉振,秦漢樂府歌舞升平,魏晉南北朝羌笛悠揚,隋唐樂部繁聲共起,宋元明清聲腔激昂,匯聚成一條浩蕩奔涌的樂舞長河。

          正在西安音樂學院藝術博物館開展的 “唯寄歌舞寓長安——陜西古代音樂文物展”每天都吸引諸多觀眾前來參觀,展覽由 “赫赫宗周鐘磬樂懸”“始皇帝都 舞殿歌臺”“絲路起點 樂匯長安”“東方都會 恢宏華章”四部分組成,萃集了陜西古代音樂文物精華80余件 (組),可謂我國古代音樂史的縮影。

        唐韓休墓出土的壁畫《樂舞圖》。記者韓宏攝

          “聆聽”跨越千年的“音樂會”

          象征禮制的西周編鐘、編磬,惟妙惟肖的漢代百戲俑,精美絕倫的大唐樂舞壁畫,表現古代樂舞場面的金銀、陶瓷器及磚雕……展廳里,出土的樂舞文物千姿百態,燦爛的樂舞文化、東西方音樂交流的實物遺存,見證了華夏民族音樂文明的輝煌。參觀這樣的展覽,觀眾如同“聆聽”一場跨越千年的“音樂會”。

          西周以來對禮樂的尊崇可由展廳中出土的編磬、編鐘樂器一窺究竟。寶雞太公廟窖藏出土的秦公鐘、秦公镈兩件重器,將秦朝的音樂文化展示得淋漓盡致。而秦始皇陵中出土的錯金銀樂府鐘,圓潤的邊沿突破了早期的造形,夔龍也演變成婉轉的云氣。

          西漢時我國樂舞文化蓬勃發展,西域的音樂藝術逐漸傳入長安。展廳里,鎏金銅蠶、玉舞人,彩繪的女舞俑、撫琴俑、伎樂俑,長袖樂舞、宴樂圖、百戲圖等,這些漢代樂舞文物令觀眾陶醉不已。

          展現大唐昂揚向上的時代精神

          唐代堪稱我國古代樂舞發展史上的黃金期,受周邊少數民族和西域諸國文化的影響,唐朝的樂舞藝術豐富多彩,九部伎、十部伎、坐部伎、立部伎且歌且舞,曲調優雅……記者在展廳看到,三彩釉陶的騎馬載樂俑、胡人牽馬俑等樂舞文物,融多民族、多地域、多風格于一體,展現了大唐文化極大的包容性和昂揚向上的時代精神。

          史書記載,唐玄宗在位后期縱情于聲色犬馬之中,宮廷中馴養了400匹會跳舞的駿馬,每年千秋節都要在興慶宮舉行盛大宴會,上百匹舞馬披金戴銀,應著節拍躍然起舞。高潮時,舞馬躍上三層高的床板旋轉如飛,而領頭舞馬會銜起地上盛滿酒的酒杯到玄宗面前祝壽。唐代文人用“屈膝銜杯赴節,傾心獻壽無疆”“更有銜杯終宴曲,垂頭掉尾醉如泥”形容這一宮廷娛樂。展出的鎏金舞馬銜杯紋皮囊銀壺(復制品),則是大唐王朝的興衰見證,也是少數民族文化與中原文化交流融合的產物。此外,展廳中的唐代韓休墓出土壁畫《樂舞圖》,被認為是唐代高水平畫作的代表,此次展出的是難得的對舞圖。

          近年來,陜西境內相繼出土了北周時期粟特人安伽、史君、康業及罽賓人李誕的墓。考古發現,這些來自中亞的外國人曾長期在我國居住。大批來華的粟特樂人舞伎或擅長歌舞,或精通器樂,他們在東西方文明間搭起了一座橋梁。從史君墓圍屏石榻上出土的宴飲圖,刻畫了伎樂人或彈箜篌、琵琶,或吹橫笛,或打腰鼓的伎樂場景,再現了北周時期中亞粟特地區(今烏茲別克斯坦撒馬爾罕一帶)的樂舞場景。

        (圖文轉自《文匯報》2018年5月28日第3版)


        責編:韓翰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考古網
        分享到:
        版權所有: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號(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備案號:京ICP備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訪問者

         
        公共考古

        80余件樂舞文物亮相“陜西古代音樂文物展” “金聲玉振”帶觀眾穿越周秦漢唐

        發布時間: 2018-05-28

           史前塤聲古樸悠遠,西周鐘磬金聲玉振,秦漢樂府歌舞升平,魏晉南北朝羌笛悠揚,隋唐樂部繁聲共起,宋元明清聲腔激昂,匯聚成一條浩蕩奔涌的樂舞長河。

          正在西安音樂學院藝術博物館開展的 “唯寄歌舞寓長安——陜西古代音樂文物展”每天都吸引諸多觀眾前來參觀,展覽由 “赫赫宗周鐘磬樂懸”“始皇帝都 舞殿歌臺”“絲路起點 樂匯長安”“東方都會 恢宏華章”四部分組成,萃集了陜西古代音樂文物精華80余件 (組),可謂我國古代音樂史的縮影。

        唐韓休墓出土的壁畫《樂舞圖》。記者韓宏攝

          “聆聽”跨越千年的“音樂會”

          象征禮制的西周編鐘、編磬,惟妙惟肖的漢代百戲俑,精美絕倫的大唐樂舞壁畫,表現古代樂舞場面的金銀、陶瓷器及磚雕……展廳里,出土的樂舞文物千姿百態,燦爛的樂舞文化、東西方音樂交流的實物遺存,見證了華夏民族音樂文明的輝煌。參觀這樣的展覽,觀眾如同“聆聽”一場跨越千年的“音樂會”。

          西周以來對禮樂的尊崇可由展廳中出土的編磬、編鐘樂器一窺究竟。寶雞太公廟窖藏出土的秦公鐘、秦公镈兩件重器,將秦朝的音樂文化展示得淋漓盡致。而秦始皇陵中出土的錯金銀樂府鐘,圓潤的邊沿突破了早期的造形,夔龍也演變成婉轉的云氣。

          西漢時我國樂舞文化蓬勃發展,西域的音樂藝術逐漸傳入長安。展廳里,鎏金銅蠶、玉舞人,彩繪的女舞俑、撫琴俑、伎樂俑,長袖樂舞、宴樂圖、百戲圖等,這些漢代樂舞文物令觀眾陶醉不已。

          展現大唐昂揚向上的時代精神

          唐代堪稱我國古代樂舞發展史上的黃金期,受周邊少數民族和西域諸國文化的影響,唐朝的樂舞藝術豐富多彩,九部伎、十部伎、坐部伎、立部伎且歌且舞,曲調優雅……記者在展廳看到,三彩釉陶的騎馬載樂俑、胡人牽馬俑等樂舞文物,融多民族、多地域、多風格于一體,展現了大唐文化極大的包容性和昂揚向上的時代精神。

          史書記載,唐玄宗在位后期縱情于聲色犬馬之中,宮廷中馴養了400匹會跳舞的駿馬,每年千秋節都要在興慶宮舉行盛大宴會,上百匹舞馬披金戴銀,應著節拍躍然起舞。高潮時,舞馬躍上三層高的床板旋轉如飛,而領頭舞馬會銜起地上盛滿酒的酒杯到玄宗面前祝壽。唐代文人用“屈膝銜杯赴節,傾心獻壽無疆”“更有銜杯終宴曲,垂頭掉尾醉如泥”形容這一宮廷娛樂。展出的鎏金舞馬銜杯紋皮囊銀壺(復制品),則是大唐王朝的興衰見證,也是少數民族文化與中原文化交流融合的產物。此外,展廳中的唐代韓休墓出土壁畫《樂舞圖》,被認為是唐代高水平畫作的代表,此次展出的是難得的對舞圖。

          近年來,陜西境內相繼出土了北周時期粟特人安伽、史君、康業及罽賓人李誕的墓。考古發現,這些來自中亞的外國人曾長期在我國居住。大批來華的粟特樂人舞伎或擅長歌舞,或精通器樂,他們在東西方文明間搭起了一座橋梁。從史君墓圍屏石榻上出土的宴飲圖,刻畫了伎樂人或彈箜篌、琵琶,或吹橫笛,或打腰鼓的伎樂場景,再現了北周時期中亞粟特地區(今烏茲別克斯坦撒馬爾罕一帶)的樂舞場景。

        (圖文轉自《文匯報》2018年5月28日第3版)


        責編:韓翰

        作者:韓宏

        文章出處:文匯網—文匯報

        久免免费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