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v593s"></tt>
    1. <video id="v593s"></video>
    2. <small id="v593s"></small>

         
        當前位置: 首頁公共考古
        公共考古
        北京通州歷史文化展在首博開展
        發布時間:2018-05-16    文章出處:北京晚報    作者:孫樂琪    點擊率:
          16日上午,由北京市文物局主辦,首都博物館和通州區文化委員會承辦,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和通州區博物館協辦的《畿輔通會——通州歷史文化展》在首都博物館開展。169組件與通州相關的文物,向觀眾展示了北京副中心考古部分成果和北京城市副中心所在地通州的歷史文化。其中,副中心考古出土文物53組件。
         
          2016年,因為配合北京副中心的建設而進行了大規模考古發掘,發現了路縣故城,這一工作被評為當年的十大考古發現。展覽的第二部分《秦漢變局》展示了漢代的通州,其中就包括副中心考古出土的漢代文物。
         
        展出中的漢代陶壺。
         
          其中較有代表性的是通州潞城鎮出土的一件印文磚。本次展覽策展人高紅清介紹,這件印文磚是漢墓墓室鋪地的石磚,正面印有圓圈紋、菱形紋。值得一提的是,在它上面還有九個清晰可辨的文字——“位公卿、樂未央、大吉昌”。高紅清指出,這九個字能夠反映漢代的幸福觀——“位及公卿,長樂未央,大吉大昌。”
         
           許多“生活用具”也頗有意趣。一件潞城鎮出土的陶灶在鍋灶的旁邊不僅有勺子,還有“醬油瓶”,似乎復原了當時的生活場景。一件倒梯形陶倉,上端有一方孔,其目的是為了防止糧食腐爛,有利于透氣,倉壁貼附著表現出行、勞作等日常生活場面的泥塑。武夷花園區域附近出土的陶井,反映了漢代先進的供水設施和制陶技藝。“其實,這些‘生活用具’并不真正具有使用功能,而是墓葬出土的冥器。但我國古人‘視死如生’,我們從中完全可以看出當時人的生活狀態。”
         
          展覽第三部分《水陸之要會  畿輔之襟喉》展示了金代時期通州地名上的變化。高紅清介紹,1151年,金天德三年,金海陵王完顏亮于潞縣城西約八里處,置通州,取“漕運通濟”之意。這是歷史上“通州”地名的出現。
         
          而這一關鍵性歷史節點在展品上也有體現,為1975年通州城關出土的一件金代宣威將軍石宗璧墓。在展出的墓志拓片上,觀眾可以看到,墓志記載,石宗璧于金大定十七年(1177年)四月四日葬于“通州潞縣臺頭村”。
         
          “通州地區此前稱路縣,該墓志中明確出現了‘通州’一詞,是目前為止關于‘通州’最早的實物見證”,高紅清說。記者了解到,在石宗璧墓出土的還有窯白釉刻花葵瓣碗和耀州窯青釉鋬耳洗。“定窯和耀州窯的珍品在當時的通州出現,說明金代的通州已經是運河上的交通要道和物流集散地。”
         
          到了明清,通州是京杭大運河沿岸的漕運重鎮,水陸交通要會,對穩定封建國家的統治秩序產生了巨大作用。在展覽的第四部分,配合明清的文物,展示了明清時期通州的繁榮。
         
           一件十分有趣的展品“軍糧經濟密符扇”引起了許多觀眾的注意。在這把扇子上,寫滿了各式各樣奇異的符號,它們是做什么用的呢?高紅清介紹,各地漕糧運抵通州后,官府會委派雇傭的經紀人員加以驗收。為了防止勒索舞弊等情況發生,制定出了密符制度。每一名經紀都有自己的一套密符。“密符扇的使用方法是,每名軍糧經紀在自己驗收、轉運的漕糧袋上,用上好的‘福炭’,根據驗糧的情況,把自己的符形畫在明顯的位置。監察官員隨時抽查袋內的漕糧質量,合格便罷,有不合格的,則對照著糧袋上的符形,知道符名,查出真實姓名,然后按照朝廷規定,予以處罰。”
         
          記者了解到,該展覽從5月16日起至7月23日在首都博物館地下一層M廳,免費展出。(攝影:程功)
         
        (原文標題:“通州”之名最早實證是將軍墓志 圖文轉自:《北京晚報》2018年5月16日第A07版)    
         
        責編:荼荼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考古網
        分享到:
        版權所有: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號(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備案號:京ICP備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訪問者

         
        公共考古

        北京通州歷史文化展在首博開展

        發布時間: 2018-05-16

          16日上午,由北京市文物局主辦,首都博物館和通州區文化委員會承辦,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和通州區博物館協辦的《畿輔通會——通州歷史文化展》在首都博物館開展。169組件與通州相關的文物,向觀眾展示了北京副中心考古部分成果和北京城市副中心所在地通州的歷史文化。其中,副中心考古出土文物53組件。
         
          2016年,因為配合北京副中心的建設而進行了大規模考古發掘,發現了路縣故城,這一工作被評為當年的十大考古發現。展覽的第二部分《秦漢變局》展示了漢代的通州,其中就包括副中心考古出土的漢代文物。
         
        展出中的漢代陶壺。
         
          其中較有代表性的是通州潞城鎮出土的一件印文磚。本次展覽策展人高紅清介紹,這件印文磚是漢墓墓室鋪地的石磚,正面印有圓圈紋、菱形紋。值得一提的是,在它上面還有九個清晰可辨的文字——“位公卿、樂未央、大吉昌”。高紅清指出,這九個字能夠反映漢代的幸福觀——“位及公卿,長樂未央,大吉大昌。”
         
           許多“生活用具”也頗有意趣。一件潞城鎮出土的陶灶在鍋灶的旁邊不僅有勺子,還有“醬油瓶”,似乎復原了當時的生活場景。一件倒梯形陶倉,上端有一方孔,其目的是為了防止糧食腐爛,有利于透氣,倉壁貼附著表現出行、勞作等日常生活場面的泥塑。武夷花園區域附近出土的陶井,反映了漢代先進的供水設施和制陶技藝。“其實,這些‘生活用具’并不真正具有使用功能,而是墓葬出土的冥器。但我國古人‘視死如生’,我們從中完全可以看出當時人的生活狀態。”
         
          展覽第三部分《水陸之要會  畿輔之襟喉》展示了金代時期通州地名上的變化。高紅清介紹,1151年,金天德三年,金海陵王完顏亮于潞縣城西約八里處,置通州,取“漕運通濟”之意。這是歷史上“通州”地名的出現。
         
          而這一關鍵性歷史節點在展品上也有體現,為1975年通州城關出土的一件金代宣威將軍石宗璧墓。在展出的墓志拓片上,觀眾可以看到,墓志記載,石宗璧于金大定十七年(1177年)四月四日葬于“通州潞縣臺頭村”。
         
          “通州地區此前稱路縣,該墓志中明確出現了‘通州’一詞,是目前為止關于‘通州’最早的實物見證”,高紅清說。記者了解到,在石宗璧墓出土的還有窯白釉刻花葵瓣碗和耀州窯青釉鋬耳洗。“定窯和耀州窯的珍品在當時的通州出現,說明金代的通州已經是運河上的交通要道和物流集散地。”
         
          到了明清,通州是京杭大運河沿岸的漕運重鎮,水陸交通要會,對穩定封建國家的統治秩序產生了巨大作用。在展覽的第四部分,配合明清的文物,展示了明清時期通州的繁榮。
         
           一件十分有趣的展品“軍糧經濟密符扇”引起了許多觀眾的注意。在這把扇子上,寫滿了各式各樣奇異的符號,它們是做什么用的呢?高紅清介紹,各地漕糧運抵通州后,官府會委派雇傭的經紀人員加以驗收。為了防止勒索舞弊等情況發生,制定出了密符制度。每一名經紀都有自己的一套密符。“密符扇的使用方法是,每名軍糧經紀在自己驗收、轉運的漕糧袋上,用上好的‘福炭’,根據驗糧的情況,把自己的符形畫在明顯的位置。監察官員隨時抽查袋內的漕糧質量,合格便罷,有不合格的,則對照著糧袋上的符形,知道符名,查出真實姓名,然后按照朝廷規定,予以處罰。”
         
          記者了解到,該展覽從5月16日起至7月23日在首都博物館地下一層M廳,免費展出。(攝影:程功)
         
        (原文標題:“通州”之名最早實證是將軍墓志 圖文轉自:《北京晚報》2018年5月16日第A07版)    
         
        責編:荼荼

        作者:孫樂琪

        文章出處:北京晚報

        久免免费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