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v593s"></tt>
    1. <video id="v593s"></video>
    2. <small id="v593s"></small>

         
        當前位置: 首頁公共考古
        公共考古
        考古科研院所的展覽之路探索
        發布時間:2018-05-07    文章出處:中國文物信息網    作者:鄧新波    點擊率:
          作為以文物考古發掘、研究為首要任務的各級考古科研院所,在文物保護、研究等方面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但同時存在擁有巨大的文物藏品數量和文物利用率相對不足的矛盾。“加強文物保護利用和文化遺產保護傳承”,是新時代文物工作的總要求,同時也指明了以后的工作方向。在全社會大興“讓文物活起來”的氛圍下,考古科研院所也應該積極行動起來,發揮博物館所沒有的特長,開拓創新,在做好文物保護和文化遺產保護的前提下,積極融入文物利用和文化遺產傳承的行列中去,在“文物活起來”的大背景下發揮自己的作為和擔當。考古科研院所在“讓文物活起來”的命題下,需要走的路還很長,在此僅就展覽的相關問題做粗淺探討。
         
          堅持貫徹社會效益
         
          放在首位的根本原則
         
          以博物館為代表的公共文化機構向社會公眾免費開放,堪稱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政府在公共文化領域最大的一項惠民政策。從2008年起,除遺址類、古建類博物館外,全國宣傳、文化、文物部門主管的博物館、紀念館、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全面向社會免費開放,免費參觀博物館已成為大勢所趨。博物館作為文化建設與文明宣傳的窗口,肩負著“讓文物活起來”的重要歷史責任。考古科研院所也屬于公共文化機構范疇,有著一定的公益性質,這決定了其舉辦展覽就是要堅持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的根本原則。
         
          哈密市是河南省的對口援疆城市,在哈密境內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十三師紅星一場是河南省確定的洛陽市對口支援單位。為進一步加深洛哈兩地的文化交流,將文化援疆引向深入,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順勢而為,積極參與文化援疆活動。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作為承辦單位,分別于2015年在紅星一場場史館和2017年在哈密市博物館舉辦了“東方吹來河洛風——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特展”和“絲路唐風——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唐代文物特展”。展覽期間,觀眾不僅能欣賞到精美的文物,文物考古研究院的專家學者還到哈密舉辦以文物鑒賞、中原文化和西域文化淵源、最新考古發現研究為題舉辦講座。展覽的舉辦不僅為當地帶來一次文化盛宴,而且展現了中國古文化以及中原和西域的源遠流長,考古科研院所將自身文物優勢轉變為良好的社會效益就是對文化援疆的最好闡釋。
         
          積極倡導整合資源
         
          合作辦展的工作方法
         
          考古科研院所囿于其單位職責,一般沒有專門的文物展廳,有的只有兼顧文物整理間性質的小型陳展室,有的只是稍作擺設的陳展庫房或硬件環境較好的精品文物庫房,但其最大的優勢在于擁有數量可觀的文物可用于展示。如何破解此難題,最佳的方法無疑是聯合同行、資源整合、優勢互補、合作辦展,采取“你搭臺我唱戲”的模式。考古科研院所從館藏的眾多文物中,通過科學的研究,選取合適的主題,形成專題展覽,然后與文物資源相對貧瘠或考古科研院所所在地以外區域的博物館進行合作辦展,從而達到文化的互通與交流,實現共贏的同時文物資源也得到了較好的利用。
          
          以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為例,自2013年以來,通過整合館藏文物資源,精心策劃,先后組織了“王城春秋——東周洛陽文明展”“釉光溢彩——洛陽唐三彩文物展”“玄宮秘彩——洛陽古代壁畫、彩繪文物展”“翰墨書香——洛陽古代碑志拓片及文物展”等多個專題展覽。這些專題展覽在北京、荊州、舟山、廈門、泉州、鎮江、淮安、常州、揚州等地博物館相繼展出,不僅有力地宣傳了洛陽厚重的文化底蘊,也加強了與兄弟文博單位的溝通,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益。
         
          向外推送舉辦臨時展覽的同時,我們還積極策劃在外地博物館設立較為長期和固定的“洛陽精品文物展廳”。如與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區塘棲古鎮景區運河谷倉博物館合作,在館內設立“洛陽精品文物展廳”,對外展出“唐風華韻——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唐代文物特展”。此舉是文物行業對外進行文化交流的一次積極嘗試,也是“讓文物活起來”的一種有效途徑的探索。通過設立專門的展廳,不僅可以讓外地市民足不出戶就能看到外展,也是文化的一種傳承、創新、交流和碰撞,補充了文物在地域上的差異性,豐富了博物館的展品,達到了共贏的目的。
         
          深入挖掘館藏文物
         
          遺址墓葬的價值意義
         
          固然,各級文物考古科研院所有著數量龐大的藏品,但這并不代表這些藏品都可以直接作為展品。藏品轉化為展品的決定性因素就是藏品本身的已知信息。只有對藏品進行一定的研究,了解其本體信息(包括形狀、材質、色彩、尺寸、重量、紋飾等)和外延信息(時代、地點、主人、組合、用途、工藝、事件等)后,才能用其進行展覽。可以說,在一定程度上,沒有研究的收藏都是無效的收藏。在籌備展覽階段,對擬展的文物、展覽主題等方面的綜合研究在展覽策劃中起到關鍵性作用。如果精美的文物在一次展覽中比作珍珠的話,那么對藏品、學科、相關問題、腳本等的研究就是串起珍珠的線索。只有深入挖掘文物的內在價值,講好文物帶給人們的故事,才能創辦出好的展覽。
         
          以“釉光溢彩——洛陽唐三彩文物展”為例。在經過對藏品的總體把握確定展覽主題后,就需要對展覽大綱進行細化,解決如何利用幾十件(套)文物較為完整地講好唐三彩的故事。這就需要對三彩的發現過程、制作工藝、三彩文物的個性化描述、唐三彩在中國陶器史上的地位和作用等進行相關研究。具體到某一件文物,不僅要研究文物本體,還要去追溯其來源、在墓葬內的擺放位置、同出器物的組合、同類器物的比較等。為了讓觀眾了解更多的文物信息,展覽策劃人員要從不同角度提煉文物內涵,僅以侍女發髻這一個出發點,就有丫髻、雙丫髻、驚鵠髻、朝天髻、螺髻、盤桓髻、回紇椎髻、高髻、反綰髻等多種。可以說,對文物的研究是否深入是能否辦好一個展覽的基礎,一個好的展覽,絕不僅僅是珍貴文物的簡單排列擺放,而是通過對主題、相關文物的研究,講好所要表達的故事,給觀眾展示、表達古代人類文明的精彩片段。
         
          開拓創新考古現場
         
          文物修復的參觀模式
         
          考古科研院所與博物館雖都屬于公共文化機構,但兩者在主要職責、內部設置、工作側重點均有較大區別。雖都是重要的文物收藏單位,但文物組成結構、存放方式、研究角度均存在差異。單就舉辦展覽來說,博物館的展品是以相對完整和精美的文物為主要部分,而考古科研機構出土的那些不是那么相對完整和精美的文物并不是很受博物館的歡迎。但考古科研院所具有博物館無法比擬的一些先天優勢,那就是考古工作現場、考古實驗工場和文物醫院。沒有固定的展館,不能舉辦常規意義上的展覽,但可以將考古發掘現場、實驗室當成另一種形式的場館,現場的遺址、墓葬及整理、修復場景就是別具一格的“展品”。
         
          考古科研院所的展覽可以通過慎重考慮,選擇適宜觀眾(現階段主要面向中小學生和考古志愿者)參觀考古項目工地現場,這也是公眾考古的一種積極嘗試。通過正確引導,使觀眾了解考古的真實面貌,了解考古的意義并不在文物本身,并不是挖掘那些價值連城的金銀寶藏和盆罐杯盞,而在于文物背后的文化意義或對人類文明的解讀和傳續。考古實驗工場作為室內實驗室考古工作的場地,并不是簡單將發掘對象搬遷至室內進行清理,而是盡可能運用更多科技手段和設備進行精細考古發掘、樣本檢測、變化監測、加固保護的的一體化過程。將部分考古實驗工場用透明的玻璃墻體,在操作間周圍一定距離設置參觀廊道向公眾展示,使公眾能夠大致看到實驗室考古工作的情況。游客也可以通過預約的方式,部分進入實驗室內部進行零距離的參觀體驗。文物醫院和考古實驗工場一樣,觀眾可以通過預約的方式進入實驗室內部,參觀專業人員進行文物保護。在零距離體驗區域,游客可以親身參與、體驗文物保護與修復工作,感觸厚重的中華文明底蘊。這種集文物保護、展示于一體的參觀模式,既能增加公眾對文物的興趣,又可以和其他博物館形成互補。從考古角度講述歷史的方式,以科研和展示結合的全新業態,解讀中國的考古史和最新考古發現。
         
          隨著中國考古學的不斷發展和壯大,考古科研院所的成果在逐年擴大,更多驚世文物出現,人們對于文明的認識也在不斷加深,可以說考古是一個證經補史的過程,也是不斷發現新事物的過程。我們要逐步改變文物資源閑置情況較為嚴重的現實,采取得力措施讓文物活起來,積極探索以展覽的形式將考古成果展示出來,既是廣大文物考古工作者向社會的一次集中匯報,也是為廣大市民精心準備的一道文化大餐,更能通過考古講述好“中國故事”,增強中華民族的自豪感和自信心。(作者單位: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責編:荼荼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考古網
        分享到:
        版權所有: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號(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備案號:京ICP備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訪問者

         
        公共考古

        考古科研院所的展覽之路探索

        發布時間: 2018-05-07

          作為以文物考古發掘、研究為首要任務的各級考古科研院所,在文物保護、研究等方面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但同時存在擁有巨大的文物藏品數量和文物利用率相對不足的矛盾。“加強文物保護利用和文化遺產保護傳承”,是新時代文物工作的總要求,同時也指明了以后的工作方向。在全社會大興“讓文物活起來”的氛圍下,考古科研院所也應該積極行動起來,發揮博物館所沒有的特長,開拓創新,在做好文物保護和文化遺產保護的前提下,積極融入文物利用和文化遺產傳承的行列中去,在“文物活起來”的大背景下發揮自己的作為和擔當。考古科研院所在“讓文物活起來”的命題下,需要走的路還很長,在此僅就展覽的相關問題做粗淺探討。
         
          堅持貫徹社會效益
         
          放在首位的根本原則
         
          以博物館為代表的公共文化機構向社會公眾免費開放,堪稱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政府在公共文化領域最大的一項惠民政策。從2008年起,除遺址類、古建類博物館外,全國宣傳、文化、文物部門主管的博物館、紀念館、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全面向社會免費開放,免費參觀博物館已成為大勢所趨。博物館作為文化建設與文明宣傳的窗口,肩負著“讓文物活起來”的重要歷史責任。考古科研院所也屬于公共文化機構范疇,有著一定的公益性質,這決定了其舉辦展覽就是要堅持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的根本原則。
         
          哈密市是河南省的對口援疆城市,在哈密境內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十三師紅星一場是河南省確定的洛陽市對口支援單位。為進一步加深洛哈兩地的文化交流,將文化援疆引向深入,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順勢而為,積極參與文化援疆活動。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作為承辦單位,分別于2015年在紅星一場場史館和2017年在哈密市博物館舉辦了“東方吹來河洛風——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特展”和“絲路唐風——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唐代文物特展”。展覽期間,觀眾不僅能欣賞到精美的文物,文物考古研究院的專家學者還到哈密舉辦以文物鑒賞、中原文化和西域文化淵源、最新考古發現研究為題舉辦講座。展覽的舉辦不僅為當地帶來一次文化盛宴,而且展現了中國古文化以及中原和西域的源遠流長,考古科研院所將自身文物優勢轉變為良好的社會效益就是對文化援疆的最好闡釋。
         
          積極倡導整合資源
         
          合作辦展的工作方法
         
          考古科研院所囿于其單位職責,一般沒有專門的文物展廳,有的只有兼顧文物整理間性質的小型陳展室,有的只是稍作擺設的陳展庫房或硬件環境較好的精品文物庫房,但其最大的優勢在于擁有數量可觀的文物可用于展示。如何破解此難題,最佳的方法無疑是聯合同行、資源整合、優勢互補、合作辦展,采取“你搭臺我唱戲”的模式。考古科研院所從館藏的眾多文物中,通過科學的研究,選取合適的主題,形成專題展覽,然后與文物資源相對貧瘠或考古科研院所所在地以外區域的博物館進行合作辦展,從而達到文化的互通與交流,實現共贏的同時文物資源也得到了較好的利用。
          
          以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為例,自2013年以來,通過整合館藏文物資源,精心策劃,先后組織了“王城春秋——東周洛陽文明展”“釉光溢彩——洛陽唐三彩文物展”“玄宮秘彩——洛陽古代壁畫、彩繪文物展”“翰墨書香——洛陽古代碑志拓片及文物展”等多個專題展覽。這些專題展覽在北京、荊州、舟山、廈門、泉州、鎮江、淮安、常州、揚州等地博物館相繼展出,不僅有力地宣傳了洛陽厚重的文化底蘊,也加強了與兄弟文博單位的溝通,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益。
         
          向外推送舉辦臨時展覽的同時,我們還積極策劃在外地博物館設立較為長期和固定的“洛陽精品文物展廳”。如與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區塘棲古鎮景區運河谷倉博物館合作,在館內設立“洛陽精品文物展廳”,對外展出“唐風華韻——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唐代文物特展”。此舉是文物行業對外進行文化交流的一次積極嘗試,也是“讓文物活起來”的一種有效途徑的探索。通過設立專門的展廳,不僅可以讓外地市民足不出戶就能看到外展,也是文化的一種傳承、創新、交流和碰撞,補充了文物在地域上的差異性,豐富了博物館的展品,達到了共贏的目的。
         
          深入挖掘館藏文物
         
          遺址墓葬的價值意義
         
          固然,各級文物考古科研院所有著數量龐大的藏品,但這并不代表這些藏品都可以直接作為展品。藏品轉化為展品的決定性因素就是藏品本身的已知信息。只有對藏品進行一定的研究,了解其本體信息(包括形狀、材質、色彩、尺寸、重量、紋飾等)和外延信息(時代、地點、主人、組合、用途、工藝、事件等)后,才能用其進行展覽。可以說,在一定程度上,沒有研究的收藏都是無效的收藏。在籌備展覽階段,對擬展的文物、展覽主題等方面的綜合研究在展覽策劃中起到關鍵性作用。如果精美的文物在一次展覽中比作珍珠的話,那么對藏品、學科、相關問題、腳本等的研究就是串起珍珠的線索。只有深入挖掘文物的內在價值,講好文物帶給人們的故事,才能創辦出好的展覽。
         
          以“釉光溢彩——洛陽唐三彩文物展”為例。在經過對藏品的總體把握確定展覽主題后,就需要對展覽大綱進行細化,解決如何利用幾十件(套)文物較為完整地講好唐三彩的故事。這就需要對三彩的發現過程、制作工藝、三彩文物的個性化描述、唐三彩在中國陶器史上的地位和作用等進行相關研究。具體到某一件文物,不僅要研究文物本體,還要去追溯其來源、在墓葬內的擺放位置、同出器物的組合、同類器物的比較等。為了讓觀眾了解更多的文物信息,展覽策劃人員要從不同角度提煉文物內涵,僅以侍女發髻這一個出發點,就有丫髻、雙丫髻、驚鵠髻、朝天髻、螺髻、盤桓髻、回紇椎髻、高髻、反綰髻等多種。可以說,對文物的研究是否深入是能否辦好一個展覽的基礎,一個好的展覽,絕不僅僅是珍貴文物的簡單排列擺放,而是通過對主題、相關文物的研究,講好所要表達的故事,給觀眾展示、表達古代人類文明的精彩片段。
         
          開拓創新考古現場
         
          文物修復的參觀模式
         
          考古科研院所與博物館雖都屬于公共文化機構,但兩者在主要職責、內部設置、工作側重點均有較大區別。雖都是重要的文物收藏單位,但文物組成結構、存放方式、研究角度均存在差異。單就舉辦展覽來說,博物館的展品是以相對完整和精美的文物為主要部分,而考古科研機構出土的那些不是那么相對完整和精美的文物并不是很受博物館的歡迎。但考古科研院所具有博物館無法比擬的一些先天優勢,那就是考古工作現場、考古實驗工場和文物醫院。沒有固定的展館,不能舉辦常規意義上的展覽,但可以將考古發掘現場、實驗室當成另一種形式的場館,現場的遺址、墓葬及整理、修復場景就是別具一格的“展品”。
         
          考古科研院所的展覽可以通過慎重考慮,選擇適宜觀眾(現階段主要面向中小學生和考古志愿者)參觀考古項目工地現場,這也是公眾考古的一種積極嘗試。通過正確引導,使觀眾了解考古的真實面貌,了解考古的意義并不在文物本身,并不是挖掘那些價值連城的金銀寶藏和盆罐杯盞,而在于文物背后的文化意義或對人類文明的解讀和傳續。考古實驗工場作為室內實驗室考古工作的場地,并不是簡單將發掘對象搬遷至室內進行清理,而是盡可能運用更多科技手段和設備進行精細考古發掘、樣本檢測、變化監測、加固保護的的一體化過程。將部分考古實驗工場用透明的玻璃墻體,在操作間周圍一定距離設置參觀廊道向公眾展示,使公眾能夠大致看到實驗室考古工作的情況。游客也可以通過預約的方式,部分進入實驗室內部進行零距離的參觀體驗。文物醫院和考古實驗工場一樣,觀眾可以通過預約的方式進入實驗室內部,參觀專業人員進行文物保護。在零距離體驗區域,游客可以親身參與、體驗文物保護與修復工作,感觸厚重的中華文明底蘊。這種集文物保護、展示于一體的參觀模式,既能增加公眾對文物的興趣,又可以和其他博物館形成互補。從考古角度講述歷史的方式,以科研和展示結合的全新業態,解讀中國的考古史和最新考古發現。
         
          隨著中國考古學的不斷發展和壯大,考古科研院所的成果在逐年擴大,更多驚世文物出現,人們對于文明的認識也在不斷加深,可以說考古是一個證經補史的過程,也是不斷發現新事物的過程。我們要逐步改變文物資源閑置情況較為嚴重的現實,采取得力措施讓文物活起來,積極探索以展覽的形式將考古成果展示出來,既是廣大文物考古工作者向社會的一次集中匯報,也是為廣大市民精心準備的一道文化大餐,更能通過考古講述好“中國故事”,增強中華民族的自豪感和自信心。(作者單位: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責編:荼荼

        作者:鄧新波

        文章出處:中國文物信息網

        久免免费视频在线